第390章 揭穿(1 / 1)

飞机始终大幅度摇摇晃晃。,四周的乘客时而惊叫,恐慌的氛围迅速传遍所有区域。

剧烈的摇晃让李香凝不得不靠在徐天怀里才能勉强前进。

“五姐,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飞机的驾驶员怎么会突然出事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藏宝图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就遇到这种极端情况。

徐天很难不去有什么人在暗中动了手脚,好让自己死在天上。

毕竟一个人的实力再强,在被风暴包围的天空上,也只是下坠的困兽。

有机长、副机长以及至少两位驾驶员在,是不可能出现这种需要外人来驾驶飞机的情况。

除非……是地狱组织!

执行这种任务,无疑是自杀行为,那么对方很有可能是死士。

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完成目标,又拥有死士,除了地狱组织以外,便只有天庭能做到了。

李香凝靠在他怀里带领他艰难地前往驾驶室,一边和他解释具体情况。

“原本我们在平流层行驶,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飞机已经撞进了风暴里面。”

“驾驶室里的两名驾驶员,还有机长副机长全都昏迷过去了,主任乘务长说是因为撞击的缘故才让他们意外昏迷。”

徐天闻言皱眉思索,这个说法看似没有问题,但仔细一想就让人发现疑点。

是因为驾驶员昏迷才导致飞机坠入风暴,而不是飞机坠入风暴导致他们昏迷。

何况哪儿有可能这么巧,能一下子刚好让四个人全部晕厥过去。

这个解释只能骗一骗危机临头自乱阵脚的普通人,对于徐天这样经历无数次生死的高手而言根本没有说服力。

“也就是说,因为驾驶员全部昏迷,你们才需要找有驾驶经验的人操纵飞机,不能用自动驾驶吗?”

李香凝解释道:“我们困在风暴里,自动驾驶系统已经出了故障,完全收不到信号,继续耗下去,恐怕就……”

想到不久后就要殒命,李香凝身子不住颤抖。

“都怪我,要不是我的话,小弟你也不会坐这一班飞机……”

李香凝从事空乘多年,尽管害怕,却早有心里准备。

但她不能接受徐天陪自己一起丧生。

徐天紧紧拥住李香凝的娇躯,双手轻抚她柔弱的肩膀。

“五姐,我不会让你出事的。”徐天轻声安慰道。

真要说起来,应该是他连累了李香凝遭遇这场祸事才对。

李香凝伸手擦了擦眼角流出的泪花,在弟弟面前露出这副脆弱的样子,让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嗯。”李香凝轻轻点头,小声说道:“如果弟弟在我身边,我就不会害怕了。”

曾经那个需要自己保护的弟弟早已经成长到保护她们姐妹的可靠男人了。

“五姐,我要开始冲刺了。”

徐天将李香凝横抱在怀里向前提速。

飞机里面摇摇晃晃,李香凝本身就是柔弱的女子,何况还穿着不方便的高跟鞋。

软玉入怀,徐天没有闲暇时间享受。

剧烈晃动的飞机对他而言根本没有影响。

驾驶室外,机长副机长以及两名驾驶员就躺在旁边,乘务长们只能祈祷他们能尽快醒来。

“你们难道还在痴心妄想?”个头矮小、体型臃肿的中年女人不悦出声。

主任乘务长见她们都没有话说,气势更盛积分,神情凶恶无比。

“既然你们都没有话说,还不让他赶快驾驶飞机,你们难不成想继续困在风暴里面吗?”

一位乘务长忍不住出声道:“可是他只有私用飞机的驾驶证,我们这是航线飞机啊。”

“你是不相信我的眼光,还是说你能找到更好的人选?”主任乘务长狠狠瞪了她一眼。

乘务长官低一级,只能低下头。

主任乘务长扫视一圈,沉声道:“既然你们都没有话说,那就按我说的做。”

她说罢便看向身边的男人,眼神示意他赶紧进去。

“谁说没有其他人选的。”声音还未传入,那人便一跃落在她们面前。

主任乘务长没想到这时候竟然还会出现一个人搅局。

“李香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主任乘务长心道这一次行动万无一失,整个飞机上有驾驶经验的乘客全都被组织针对,现在不可能过来。

只要让组织的人驾驶飞机,最后伪装成没有经验,在风暴中迷失方向,哪怕是大罗金仙也回天乏术。

李香凝不卑不亢地回答道:“主任,我已经找到有驾驶经验的人了。”

为了避嫌,她没有说徐天是自己弟弟。

其他乘务长闻言眼中露出希冀的光芒,如果可以,她们也不想将希望寄托在一个只开过私人飞机的人身上。

主任乘务长皱起眉头,李香凝怎么可能还能在这飞机上找到能驾驶飞机的人。

主任乘务长依照程序问道:“既然你说他有驾驶经验,那他的驾驶证呢,先拿出来看看。”

李香凝楞了一下,徐天只和他说了有驾驶经验,但有没有驾驶证她并不知道。

徐天见到这主任乘务长的第一眼起,便看出对方身上必有端倪。

虽然这个老女人没有修为,但身上却隐藏着若有若无的阴厉气息,这种气息暴露了她地狱组织死士的身份。

“都什么年代了,又不是汽车驾照,谁会随身带着,那难道是个宝贝不成?”

徐天说着便拉上李香凝往驾驶室内走去。

“站住!”主任乘务长闻言勃然大怒。

“怎么可能让你一个连驾驶证都没有的人来决定我们的生死!”

主任乘务长见徐天根本没有理会自己,愈发气急败坏。

“李香凝,这种时候了,你竟然还想着找你的情郎来冒充飞行员,我看你是想要功劳想疯了!”

其他几位乘务长也纷纷劝阻道:“香凝这可事关全飞机人的性命啊。”

李香凝被她们说得面红耳赤,她是在意功劳,希望能有机会尽快晋升,但从来没有想过拿其他人的生命风险来牟利。

“功劳?我看是你想功劳想疯了吧。”徐天冷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