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天子解签(1 / 1)

子时过后,宫中便再无半点声响,御书房中更是寂静无比,那般气氛,更是让人感到一阵孤寂。

萧华坐在御书房中,无心在批改奏章。

他回忆着这四十余年的经历,满是感慨,又满是后悔。

他有些累了。

就在那昏沉之间,却见一道人影落至御书房中。

那人穿着黄褂,手持一把算命幡,最为显眼的便是那双泛白的双眸。

萧华回过神来,惊恐问道:“你是何人!?”

周易和煦一笑,说道:“小生只是一位云游的算命先生,来此并无恶意,你也无须慌张。”

“你……”

萧华咽了咽口水,他不明白是自己愣神了还是怎么。

这个人就好像是凭空而出一般,眨眼之间就出现在了眼前。

不等萧华开口,便听那双目泛白的算命先生说道:“小生能算皇极先天数,可知人生死贵贱,只需卦金一两。”

萧华听完之后更是不解,他沉下心来,仔细的打量了一眼这位算命先生。

他张了张口,问道:“只是算命?”

周易点了点头,答道:“只是算命。”

萧华挑了挑眉,对这外来之人心中仍旧抱有些许警惕。

他说道:“你既能无声无息地能来到御书房,想来本事也不小,朕若是现在喊人,估计也抓不住你吧。”

如果是监正都拦不住的人,那这宫里便没人能拦住他。

周易只是笑了笑,没有解释。

“你若求财,给你便是。”

萧华伸出手来,指了指一旁架子上放着的盒子,说道:“那里面装着一颗夜明宝珠,值金万两,拿了便离去吧。”

周易走上前去,将那锦盒取了下来,那夜明珠饱满圆润,能值黄金万两也不假。

“多谢。”

周易微微一笑,手下了那夜明珠,接着他取出了求签筒。

他看向萧华道:“既已收了卦金,小生如何也得给你算上一卦,不知你想算些什么?”

如此行径却是让萧华有些不解了,问道:“何必多此一举?”

周易笑着说道:“收了卦金,便要解命,这是规矩。”

那双泛白的眸子看的萧华背后发亮。

这么些年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奇怪的人,明明眼中无神,但好像又什么都能看见一般。

他如今只希望监正早些到来,要么就早点让这瞎子离去。

萧华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便给朕算算……”

他顿了一下,起身说道:“你便算算,如何可阻长武。”

“可。”

周易答了一声,摇动了手中的竹筒。

“哗啦…哗啦……”

竹签碰撞的声音清脆悦耳,晃动之间,那竹签逐渐出筒。

“啪嗒。”

一声脆响,却有两支竹签同时落在了地上。

周易故弄玄虚地咦了一声,笑道:“一算两签,解法各有不同。”

萧华皱了皱眉,问道:“何解?”

周易捡起一支竹签,摸着其上的字迹,片刻后说道:“此签下中,欲说还休,意为不得已之策,不算好签。”

萧华摆手道:“下一签。”

三公主就要远嫁长武,这已是人尽皆知的事,也不必再听下去。

“这第二签……”

周易摸着竹签上的字迹,却是故弄玄虚地说道:“此签上上,应是上策,但却难解,且待小生思索片刻。”

萧华双手负背,不知为何,他却是有些紧张起来。

他从未当真过,但内心之中似乎又更希望能有别的办法,就算是假的,他也愿意去听。

“原来如此,只不过此签有些模糊。”

周易恍然一声,说道:“签中所述,正有两解,一为来者都是主人翁,二为,提枝划地自成界。”

萧华眼眸一凝,上前半步,问道:“其中一二,又如何解?”

“其实不难。”

周易说道:“主人翁可为东家,‘都’字者去,合起来便是一个‘陈’字,再之……”

他的话还未说完,却是眉头一皱,放下手来,说道:“不巧,小生不能再多留了,这后面一解,也不算难,你便自己想吧。”

“小生去也。”

“等等。”萧华正要阻拦。

却见那双目泛白的算命先生,竟是化作一缕烟尘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他愣在原地,见那一缕烟尘从他指尖消失而去。

“陛下!!”

‘啪嗒’一声。

忽有一人闯了进来。

手持拂尘的黄岐道万分焦急,进门口见萧华安然无恙,这才松了口气。

萧华望着那消逝的烟尘,不由地往后退了两步。

黄岐道见其愣神,又唤了一声:“陛下?”

萧华回过神来,镇定心神,问道:“何事如此慌张?”

黄岐道解释道:“回禀陛下,老道本在钦天监中观大乾天象,却忽敢大内微动,有人潜入其中,故而追逐至此,无意惊扰了陛下。”

萧华面色不改,答道:“朕这里并无异样。”

黄岐道去是皱了皱眉,真话假话,他一眼就看的出来,却不知道陛下为何要瞒着他。

黄岐道也没有拆穿,只是说道:“若无异样,便是最好。”

萧华摆了摆手,说道:“监正也是护主心切,朕便不多计较了,你先下去吧,若是查到什么,便告知于朕。”

“是。”

黄岐道答应了一声,起身就要离去,回头时,却忽的皱起了眉头。

陛下绝对是有什么事瞒着他。

“监正留步。”

忽听萧华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黄岐道舒展了眉头,回过头来,看向陛下,问道:“陛下可还有何吩咐?”

萧华上前半步,问道:“倒有一事想问问黄监正,提枝划地自成界,此言何解?”

“可是灯谜?”黄岐道问道。

萧华说道:“你便当是灯谜解一解。”

“陛下且容老道想想。”

黄岐道拂尘搭手,思索了起来。

“监正好好想想。”

萧华静静的等着他,回忆起方才所见,心中却是难以平静下来。

转眼之间,便化作烟尘而去,不见踪影。

这何尝不是神仙手段。

如今,他迫切的希望能得到那签中的答案。

“提枝划地自成界……”

黄岐道忽然明白了过来,说道:“陛下,老道以为,此言应是‘画地为牢’之意,但老道也不知到底是不是对。”

“牢?”

萧华皱起眉头,沉思起来。

一个陈字,应在姓名之中,而这牢字,应该对应的是地方。

他口中嘀咕到:“莫非此人正在牢狱之中?”

黄岐道闻言一怔,试探问道:“陛下方才提到牢狱?”

“怎么?”

“没什么,老道只是不解陛下用意,莫非是要修纳天牢?”

萧华解释道:“朕想寻一陈字之人,也许此人正在牢狱之中。”

他也只是随口一提。

黄岐道微微一愣,陈字之人,又在牢狱之中,这说的不就是陈先生吗,便开口道:“不知…陛下寻陈先生作何?”

“朕…嗯?”

萧华本不想解释,但一回过神来,却是发现了不对。

他看向黄岐道,问道:“不知监正口中的陈先生是谁?”

黄岐道拱手答道:“禀陛下,陈先生如今正在上京天牢之中,也许就是陛下要找的人。”

他只是不解,陛下是如何知道陈先生的。

萧华亦是一愣,说道::“你且与朕好好说说这位…陈先生。”

————

破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