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济济一堂(1 / 1)

“噗~”听到这里光宗忽然笑出了声,这下反倒弄得赵旭与叶菌有些不好意思。

“光宗抱歉,其实我们就是说笑,你别见怪。”赵旭当时赶忙打起了招呼。

“没事。”光宗摇了摇头。

“其实我是有些羡慕你们俩,感情真好。”

赵旭跟叶菌闻听互相看了对方一眼,都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不过心里反而有些甜丝丝的。

转眼到了第二天那个乔治又来了,并且带来了捷德的回信,里面对特别领方面提出的条件是满口答应,另外还随信附上了捷德亲笔签名的字据,说明推翻女皇之后,肖斯塔河以北领土划归特别领所言,捷德父子代表皇室放弃对其所有权,上面甚至还盖上了皇族的族徽章,熟悉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捷德亲笔,签名跟徽章也千真万确,捷德此举其实也是表明了某种诚意,毕竟如果赵旭他们把这封字据一公布捷德是吃不了兜着走,从这时起双方的利益其实就已经绑在了一起。

此外在信里捷德还提出愿意给特别领一个“见面礼”,他提出卡廷加统率的援军很快就将抵达,如果让其跟海因里希所部合流对特别领颇为不利,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趁两股人马尚未汇合发动突袭,先击破海因里希所部,将战火往帝国内陆延伸,只要前线一崩溃,卡廷加所部即便来了也无济于事,如果特别领同意这个方案他愿意从中策应。

赵旭看完这些是颇为感慨,捷德父子为了达到目的还真是下本,可越是这样他对这父子俩就越反感,为了夺取皇位他们居然不惜把战火引向帝国腹地,他们不清楚这么做会给帝国民众带来什么吗?当然赵旭也明白政治家许多时候做事不能只从感情出发,但这并不妨碍他本能地对这对父子感到反感,他隐隐觉得即便将来真推翻了凯恩一系的统治,也不能把帝国的命运交到这对父子手里。

不过眼下还是得先对付联军,赵旭找到高层们商量了一番,一个计划是逐渐成型。

冬天渐渐到来了,帝国北方的早晨已经明显有了寒意,许多人如今都不太愿意太早起床,可联军的营地里有群人正围在空地上观看一场打斗。

交战的双方很有意思,一边是个英气勃勃的年轻男子,而另一边则是个身材高大,皮肤黝黑,乍看起来跟男人相似的女子,双方使用的是供训练用的木剑,咋看起来似乎只是同伴之间的一场练习,然而俩人的打斗却让人丝毫感觉不到这种氛围。

高大女子使用的双剑,攻势凌厉,大开大阖,颇有些雷霆万钧之势,而年轻人使用的是单剑,是从容不迫,应对自如,给人感觉就像是风浪中的一艘小舟,看似险象环生可就是不沉,而周围一群人则在那边指指点点。

“这么久不见,没想到希米格的剑法又进步了,这样下去看来希曼门下恐怕要有两个人同一批通过圣堂骑士审核了。”一名老者感慨道,此时明明是清晨,可他手里却拿着一个银制的酒壶,喝得是不亦乐乎,看他的相貌少说也得六十开外,但腰背依旧挺得笔直,身上的衣着也极为考究,透出一股利剑般逼人的气势。

“您小点声,别让马图伊迪听见。”此时一旁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说道,这位身材瘦小,如今又天冷,穿的比较厚实,给人感觉其整个人仿佛被衣物包裹起来了一样,不过没多少人会因此觉得他滑稽可笑,因为这个中年人长得很英俊,即便人到中年依旧极有魅力,尤其是其一对蓝色的眼睛,透着一股犹豫,文艺,但凡跟其对视的人似乎都忍不住被其的眼神所吸引。

“你说晚了。”此时一个身着长袍,装扮怪异的男人在一旁说道,这位正是当今仅存的十名圣堂骑士之一马图伊迪,而刚才说话的两人,年老的是柯里昂,中年人则是迪诺,加上一旁端坐在交椅上的希曼,这片空地上居然同时就有四名圣堂骑士。

而除了他们之外韦伯等一批圣堂骑士见习也在这儿,乍一看可谓人才济济,但实际上了解内情的人明白这里还是少了很多人。

“灵蛇”克里斯自从上次掩护奥利佛等人逃脱之后便下落不明,至今生死未卜,跟她类似的还有玛瑞安,而哈德森的右手上次受了重伤,虽然命好歹是捡回来了,但如今不得不进行休养,另外像海娜,光宗等人甚至有可能再也不会回到他们的队伍中了。

而如今正在交手的都是希曼门下的见习生,使用短剑的年轻人正是之前表现活跃的瓦尔塔诺,实际上圣堂骑士这次在葛兰西瓦尼亚屡吃大亏,至今瓦尔塔诺算是他们之中极少数没有败绩的,如今在联军中反倒是名声鹊起,而跟他交手的名叫希米格,论起来算是他的师姐,别看这位是个女子,但是身材高大,力量过人,故此有个非常威武的绰号“野牛”希米格。

过去希米格在这批见习里算不上特别出彩的,不提玛瑞安,海娜这样出类拔萃的,即便是光宗的实力也不在她之下,可如今海娜等人不是叛逃就是下落不明,故此希米格反而成了这批女见习里第一流的人物了,对此希曼当然是很得意,但马图伊迪的心情就有些复杂,如果海娜没有背叛,那他的这个女弟子应该就是这批见习中的翘楚,迪诺跟马图伊迪私交不错,故此怕他触景伤情,故此提醒柯里昂,没想到终究是晚了一步。

柯里昂此时喝了口酒是哈哈大笑:“放心吧,马图伊迪才没有那么脆弱,人世间的事本就如此,生死聚散毫无定数,如果连这些都看不开,那你活的越久只会越痛苦。”

柯里昂虽然在笑,但大伙从其话里却多少听出了些许伤感,其实这不难理解,柯里昂是如今这批圣堂骑士中年纪最大,资历最老的人,他实在见识过太多的风风雨雨,昔日的许多故旧战友不是去世就是分道扬镳,只留下往昔的时光供这老人回味,他是个洒脱的人,经历了那么多还会积极地面对人生,但许多事又岂是说放下来就能放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