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戴沐白,给爷死!】(1 / 1)

“哎呀!”

“你这家伙是要赶去投胎么?”

“都不能让我好好喝酒。”

路远生气了。

戴维斯这混蛋抢了马夫的工作不说。

还这么晃!

他酒都灌到鼻孔里面去了。

“大哥,咱都到镇上了。”

“马车已经停了一刻钟。”

戴维斯一副无奈的模样。

他要不是打不过路远,现在这一双虎拳已经招呼上了。

刚才那群姑奶奶抱怨马车太颠簸的时候你在喝酒,现在马车都已经停下这么久了,你这又开始抱怨了?

酒喝不肚子里面还不是因为你手抖。

淦!

“哦,停了啊!”

路远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走出了马车。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小镇,但却与其他城镇又有着明显的不同。

街道两旁的商贩基本上都是卖护具、武器、治伤药以及魂师需要的物品。

来来往往的行人身上基本上都伴随着魂力波动。

这所城镇之所以做魂师的生意就是因为这里距离星斗大森林非常近。

很多魂师在进入星斗大森林之前或出来之后都会选择在这种地方进行补给休整。

……

小镇酒馆内。

这里人员杂乱,但凡是从小镇出来的魂师很多都会选择来这里喝一杯。

“沐白,这次多亏了你,我们这些人才能获得自己想要的魂环。”

“如果没有你,这次面对那只人面魔蛛恐怕又要死伤兄弟了。”

“等下次在进入星斗大森林我们一定要获取魂骨……”

“……”

一名五十多岁的魁梧中年人将宽大的手掌放在戴沐白肩膀上,爽朗的交谈着。

“一定会的!”

戴沐白随口敷衍,心中却并不希望真的遇到魂骨。

他们这些人别看现在和和气气以兄弟相称,真要遇到魂骨之后那还能互相谦让?

估计人脑袋都要打成狗脑袋!

这种魂师之间对魂骨的争夺,就像他和戴维斯争夺皇位是如出一辙的。

对这种事情他看的可是太通透了。

“是啊,二当家!”

“这次要是没有你,我和黑狗子可就变成星斗大森林的养料了。”

“二当家,你这指挥可真不懒!”

“你怎么知道那人面魔蛛弱点的?”

跟在戴沐白和中年人身后的一种小弟在后面簇拥着拍马屁。

“这些以后慢慢讲给你们听!”

对于这些人的问题,戴沐白都懒得解释。

他之前的身份可是星罗帝国的皇子,又是在高级魂师学院毕业的。

这点常识性的问题对他来说如数家珍,也就这些不入流的野狐禅不知道。

从索托城跑出来之后,他就来到了这座小镇遇上孟鲁,也就是身边这个和他勾肩搭背的魁梧中年男人。

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斗罗大陆太危险,他真的不想和这些人同流合污。

这种只有利益存在的队伍,说不定某天那个和你称兄道弟的人就拿着利刃刺穿了你的身体。

但没办法,还是因为斗罗大陆现在太危险了,他自己势单力薄,现在需要报团取暖。

不过让他能够接受的就是凭借着自己六环魂帝的实力,在这群人之中也混到了老二的位置。

“哥几个,今天晚上准备去哪里嗨?”

“那还用说,肯定去找娘们啊!”

“听说前段时间小镇上来了几个新姑娘,咱这次走的匆忙还没来得及光顾她们的生意呢。”

“……”

对戴沐白来说其他的事情都挺好,就是聊到这么话题的时候……

他面如猪肝!

“都特么别说了!”

“要去就抓紧滚蛋!”

戴沐白生气的将手中的酒杯捏的粉碎。

说什么不好,非要在他面前提女人!

“沐白,你怎么了?”

孟鲁非常纳闷,每次兄弟们一提起女人,这家伙就来气。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对女人这么反感的。

难道是女人影响他出拳的速度?

这特么也不应该啊。

“二当家,要不我请你?”

一名喝大的魂师扶着桌子站了起来。

“滚蛋!”

孟鲁没好气的骂了一声。

啥都能请,这玩意是能随便请的么?

“你……”

戴沐白气的几乎冒火,如果不是现在落魄了,他真的想打死这个混蛋。

……

“路远哥,这间酒馆应该不错!”

“咱进去尝一尝,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说不定在这小酒馆内就存在着佳酿。”

“……”

戴维斯和路远说话间已经进入了这间酒馆。

他也是没办法了!

路远这家伙太能喝了,他这一路上带的酒实在不够,这屁大会功夫路远又给他要走了两坛。

所以他想了一个办法,就是带着路远这一路上品尝小镇上的美酒。

这不,现在两人就已经来到酒馆内了……

“伙计,把你们店里最好的酒拿出来!”

戴维斯看都不看的将十枚金魂币丢在柜台上,皇室贡酒他是没多少了,但这身上的金魂币可是多的数不过来。

“好咧!”

伙计两眼放光,十枚金魂币足以把他们这家店盘下来了。

这两位小爷难不成是从星斗大森林之中获得了魂骨?

不然怎么会出手这么阔绰?!

有这种想法的可不只有酒店伙计,此时酒馆内有不少不善的目光放在戴维斯和路远的身上。

包括孟鲁他们这一行人!

“沐白,这两个人咱们必须拿下!”

孟鲁眼神闪过一丝凶厉,这两个人出手这么阔绰身上即便没有魂骨,那也必定有其他的好东西。

魂骨可是能够交易的东西,如果他们有了足够的财富,直接去拍卖场同样也是获取魂骨的途径。

“二当家,你怎么了?”

“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旁边的小弟看到戴沐白的举动太奇怪了。

心生纳闷!

就算喝多了,那也不能把头往裤裆里面扎啊。

那味能好闻么?

“别看我!”

“就当我不存在。”

戴沐白低声警告。

现在的他慌得一批!

真是特么的做梦都没想到能够在这里遇到戴维斯和路远这两个混蛋。

路远平时下手虽然重了点,但只要他服个软,活命还是没问题的。

但戴维斯可就不同了,这混蛋也是做梦都想做了他!

“沐白,你没事吧?”

孟鲁拍了拍戴沐白的后背,这家伙平时还挺能喝的,怎么今天这才两杯酒下肚就变成这熊样了?

戴沐白听到叫他名字,整个人都绝望了!

尤其是他感觉到有一个脚步声正在缓缓朝着他靠近……

“哈哈哈……”

“沐白,我的好弟弟!”

“真没想到能够在这里见到你。”

戴维斯兴奋地几乎要跳起来。

这幸福来得可真是太突然了!

本来刚才要在这座小镇停顿的时候他还不太乐意,现在再看……

可真是来对了!

意外之喜!

意外之喜!

“竹云,快来!”

“这里有惊喜!”

戴维斯兴奋且高亢的声音传出酒馆。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这种事情还是要分享才对。

“戴维斯,你到底想怎么样?”

被发现之后,戴沐白选择坦然面对。

他也知道这种时候再躲下去已经毫无意义。

“怎么样?”

“你能问出这种问题可真有够好笑。”

戴维斯轻嗤一声。

自从全大陆魂师学院精英大赛结束之后,他就派出了自己的暗探在天斗帝国的搜寻戴沐白的踪迹,为的就是把这个混蛋彻底铲除。

但那毕竟是天斗帝国,他能利用的力量有限,一直没有找到戴沐白这个混蛋。

今天能够遇到,他又怎么可能会放过!

“弟弟?”

“沐白,你们两个是兄弟?”

孟鲁有些不敢相信。

这个突然出现在酒馆内的人看上去穿着华贵,而且眉宇间透露着自信。

再看戴沐白,一副郁郁不得志的样子。

怎么看都不觉得这两个人像是兄弟。

“怎么了?”

就在这个时候,朱竹云以及其他人听到戴维斯的喊话之后赶了过来。

这也让那些刚才对戴维斯身上财物有想法的人顿时打消了念头。

这么多的人,那还是需要再观察一下!

“戴沐白!”

看到站在戴维斯对面的这个人,朱竹云同样一惊。

这可真是万万没想到能够在这里见到这个混蛋。

“活该!”

朱竹清说了一声之后,连看都懒得看。

这个混蛋走到这一步完全是自己的咎由自取,怪不得任何人。

“沐白,你现在怎么混成这幅熊样了?”

“落草为寇了?!”

“居然都落魄到与这些三流魂师同流合污的地步了。”

“你可真是丢我们戴家的脸啊!”

戴维斯的语气从轻嗤到愤怒。

“混蛋,你说什么?”

孟鲁一掌将面前的酒桌拍碎,这混蛋言下之意对他们这些人充满蔑视。

而且他看出来了,这兄弟两个关系非常恶化。

这种情况下那可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孟鲁目眦欲裂,宽厚的手掌已经朝着戴维斯的肩膀抓了过去。

从进门之后,戴维斯就发现了周围人不善的目光,对于这种突如其来的偷袭,他早就做好了准备。

身体微微一侧,躲开了孟鲁的手掌,同时一拳打出,震得孟鲁身体一顿。

“小子,你已经惹怒爷爷我了!”

“今天你还有你的这些小娘们儿一个都别想走。”

孟鲁怒视。

同时大手一挥,命令手下将酒馆房门堵住。

一副吃定这些人的模样!

“混蛋!”

“你给我闭嘴!”

戴维斯差点炸了毛。

这种话是随便说的么?

这些姑奶奶他一个都惹不起,还他的?

这沙雕就是想害死他!

战斗一触即发,就在孟鲁这边的魂师刚刚开启武魂的刹那,一股强大的威压将整个酒馆笼罩。

下一瞬,这些拿着尖刀利刃要刺向小舞、朱竹清、水冰儿……等人的魂师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咕噜~”

孟鲁就差把惊讶写在脸上了。

他以为这里戴维斯是最强的,没想到这群人里面还有硬点子。

“是……”

孟鲁半句话没说出来,整个人已经被重重砸在地上,将酒馆地板都砸出来一个深坑。

“我今天非把你脑壳敲烂!”

路远生气了。

这个混蛋不仅乱说话,还对他们起了杀心。

那不能放过!

“唰唰唰……”

“……”

“咕噜~”

酒馆内的人面面相觑,看到路远的恐怖实力之后差点吓尿了。

卧槽!

这什么怪物?

孟鲁好歹也是一名七环魂圣,这就被直接掀翻了?

而且面前这家伙连武魂都没有释放!

那要什么样的实力才能做到打魂圣像打鸡崽子似的。

更有一些见识广的魂师已经猜到了路远的身份。

只是他们现在不敢说!

“路远哥,接下来交给我吧!”

“给我个机会!”

戴维斯担心路远随手再把戴沐白给打死。

那样虽然也可以接受,但对他来说实在是不够过瘾。

戴沐白就应该死在他的手上才对!

“戴维斯,我都已经躲到这里了。”

“你居然还不肯放过我!”

戴沐白近乎绝望的嘶吼。

他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

“戴沐白,我给你一个正面对抗的机会!”

说话间,一声嘶吼响彻,戴维斯开启了自己的白虎武魂。

“幽冥灵猫,附体!”

在戴维斯身后,朱竹云释放出了自己的武魂。

“戴沐白,你应该很久没见过我们幽冥白虎这个武魂融合技了吧。”

朱竹云语气中充满了嘲弄的滋味。

“你们两个……”

戴沐白气的脸部肌肉剧烈抽动。

他作为白虎武魂的拥有者,却从不知道释放幽冥白虎这个武魂融合技是什么滋味。

在星落帝国的时候,那时候他和朱竹清见面都很少,更别说释放武魂融合技了。

等到了史莱克的时候他本以为自己会有机会,没想到朱竹清却对她爱答不理,最后甚至还过分的取消了婚约。

而现在戴维斯这混蛋居然要用白虎家族的武魂融合技对付他……

“白虎,附体!”

戴沐白怒吼一身,六个魂环已经套在了身上。

“白虎护身障……”

“白虎金刚变……”

“白虎魔神变……”

等戴沐白释放完这三个魂环之后,一只巨大的猛虎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

“吼~”

一掌拍过去,戴沐白整个人已经被掀翻!

“沐白!”

“虎爪很大,你忍一下!”

巨大的幽冥白虎再次扑了下来。

随着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幽冥白虎的利爪直接将戴沐白的一条胳膊撕了下来。

“吼~”

幽冥白虎张开血盆大口对着戴沐白嘶吼,咆哮!

“戴维斯,你就是个混蛋!”

“混蛋!”

此时的戴沐白已经被鲜血染红,整个人只能躺在地上哀嚎,怒骂……

“砰~”

一声闷响,戴沐白的残躯再次被巨大的虎爪拍飞出去,将酒馆的墙体都撞出一个大洞。

“一切都将结束了!”

幽冥白虎腾空猛扑,利爪尖端闪烁起寒光。

“嗤嗤嗤……”

浓重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刚才还好好地一个人此时已经被撕的四分五裂。

戴维斯和朱竹云重新化为两个人,飘然落地。

“店家,出来洗地了!”

戴维斯将一袋金魂币挂在酒店招牌上,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对于已经血肉模糊的戴沐白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等几人离开之后……

“那个人是路远吧!”

“没错,就是他!”

“背长剑,抱酒坛……”

“恐怕也只有那个家伙身边才会围着这么多美女吧。”

“……”

虽然路远只是简短的出手一次,甚至连背后的长剑都没有抽出来。

但这些围观魂师的目光却始终在他的身上。

赞叹的同时他们也在庆幸没有像孟鲁那群沙雕似的打路远的主意,否则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有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