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周承麟(1 / 1)

周望得了消息撇下手里的事匆匆赶来,庆幸的是这个院子并不远,他只用了一盏茶得功夫就到了。

他把陆舟小心翼翼的抱回了家里,安顿好她之后,去外面打了一盆水,帮着陆舟擦汗。

宜香也跟着回来了小院,“宜香你在这儿看着夫人,半夏你去照顾盛小姐,别让她着急。”

三人各司其职,周望赶紧去找稳婆和大夫,他手抖的厉害,汗水浸湿了后背,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稳婆和大夫陆续到场,即便说了夫人情况一切都好,很快就会生了,周望仍然不敢掉以轻心。

陆舟不让他到自己的身边,他只能在房间屏风后面来回踱步,听着陆舟隐忍的喊声,恨不得去替她受罪。

心里打算,说什么都不会再生了,这样的罪受一次就够了。

盛黎雯受了惊,肚子忽然也有些微疼,她虽然担心陆舟,却也不敢拿肚子里的孩子开玩笑。

在房里修正了片刻,那股子难受消失之后,才让半夏的搀扶着去看陆舟。

宜香正好端着脸盆从里面出来,“怎么样,还好吗?”

“您放心吧,夫人一切都好,不过距离生产还得一会儿。半夏,照顾好盛小姐。”

“恩,你快去忙你的,你放心,盛小姐有我不会出事的。”

如此,宜香便放心了,将盆里的水泼点,又重新发了一盆,匆匆进了内室。

时间一问一秒的过去。

内室听到稳婆一声喊,“夫人,可以生了,来跟着我,用力。”

陆舟配合着。

“夫人,在加把劲。”

“夫人,做得好,已经能看到头了。”

……

陆舟一个用力,下身忽然一空,随后传出一声响彻天际的哭声。

接着,陆舟陷入了黑暗,什么都听不到了。

周望听到孩子哭声,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绕过屏风来到陆舟身边。

她现在已经昏睡过去了,脸上还挂着汗珠,周望也不嫌弃,亲了亲她的额头。

稳婆把孩子收拾好,抱到周望跟前,“恭喜知府大人,夫人给您生了个大胖小子。”

孩子这会儿已经不哭了,含着自己的小手在啃,眼睛还在挣扎着想睁开看看外面的世界。

周望小心翼翼的接过孩子,贴到自己的额头上,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抱下去吧,”孩子再可爱,也没有他的舟儿重要,她还没有醒过来,周望也没什么心思,孩子有乳母照顾着,是自己的人,他的父亲留给他的,放心的很。

周望知道陆舟爱干净,仔仔细细的给她收拾的妥妥贴贴。

这一觉睡的还算安稳,睁开眼,再也不见隆起的肚子,陆舟这才意识到,自己生了个小小人儿了。

周望坐在床边守了她一下午,怕她有个什么闪失,陆舟一动,打盹的周望瞬间清醒,见她醒来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孩子呢。”

陆舟的嗓子有点哑了。

“孩子乳母照顾着,你放心吧”周望起身给她倒了杯水,用勺子一点一点的喂着。

“舟儿,你感觉怎么样?”

“唔,还好,把孩子抱来吧。”

“恩,你等等。”

周望出去抱孩子了,陆舟才发现自己换了一身衣服,身上也干干爽爽的,完全没有刚才被汗水浸湿,粘粘乎乎的感觉。

难道是宜香?算她有心了。

周望抱着孩子交到陆舟怀里,软软糯糯的小家伙,睁着好奇的眼睛,嘀溜溜的转着,陆舟的心瞬间融化了。

“舟儿,给孩子取个名字。”

“周承麟。”

生于麟阳城,承接着父母的爱。

“好,周承麟。你以后就叫周承麟了。”周望戳着小家伙的脸,他似乎是不乐意,瘪瘪嘴就要开始哭。

陆舟见状赶紧轻轻哄他,孩子安静下来,嘴角竟然还在微微上扬。自己玩了一会儿,就在陆舟的怀里睡着了。

“他睡着了。”

陆舟头大了,她不会把孩子放到床上啊,这么软的小家伙,别让她给伤到了。

乳母也在这时候进来了,“夫人,来把孩子给我吧,你看,放孩子的时候要这样,先把他的屁股放到床上,再轻轻托着他的头。”

“啊,这样啊,还真是不容易呢。”

乳母到底是有经验了,陆舟是不能比的。

“舟儿,饿了吧,我去给你端碗饭。你先躺下吧。”

“好。”

陆舟躺下也没睡着,她盯着旁边睡的正香的小人儿出神。

她居然生了个孩子?

陆舟也不打算睡了,乳母让她支了出去,从商城里兑换了一个照相机,研究了下说明书,先对着其他地方拍了一张,效果还不错。

她又去翻到闪光灯那一页,跟着说明书的指示把闪光灯关掉,小婴儿的眼睛是不能被强光照射的。

“滴滴滴”

一张照片成功拍好。

陆舟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成果,对着小家伙咔咔咔拍了好几张。

等她出月子里,就想办法把这照片洗出来,反正商城里有这些设备,她积分那么多,不再怕的。

虽然被人家用来做棋子,可是好处嘛,也是实实在在存在的,这一点不能否认。

周望进来的时候,陆舟还在拿着相机看,“你来看,我拍的好吗?”

撇到是周望,陆舟也不怕被发现,邀请他一起欣赏。

“你还有这东西?”

“那是,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拿不出来的。”

周望夺下陆舟的相机,“现在你该吃饭了,而且,这种电子东西,你要尽量少碰,你现在在坐月子,要有点做月子的自觉。”

“好嘛好嘛,我知道了。”

周望悉心的喂陆舟吃饭,月子餐味淡,陆舟直呼吃的不爽,被周望狠狠批评了一次,顺便还答应了等她出月子让她好好大吃一顿,这才作罢。

“雯儿呢,没吓到她吧?”

吃好喝好之后,陆舟才想起来,自己当时的情况估计吓到了盛黎雯了,可千万不要因为担心反而弄伤自己。

“你放心吧,她很好,大夫也看过了。”

“那就好。”

如果因为她,盛黎雯有个什么好歹,她心难安的。

孩子哼哼唧唧的想了,哭的震天响,陆舟束手无策,急的眼泪直掉,乳母慌慌张张跑进来,给孩子喂奶。

瞬间止哭。

乳母自责,她去解决了一下内需,就因此耽误了小少爷,实在不应该,待孩子吃好后,跪在地上和陆舟轻罪。

“月娘,你这是做什么。”这么一跪,把陆舟跪懵了。

“夫人,奴婢有罪,耽误了小少爷喝奶。”

“多大点事,你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