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敲打一二(1 / 1)

“娘!”李香香从没想过要怼亲娘,她嫁过来很少回去,心里多少会惦记家里的爹娘、兄弟。

“你娘这是咋啦?”周婆子看着儿媳妇不停抹眼泪,心里有些慌,她这个儿媳妇不是个容易会掉泪的主,今儿肯定是受了气。

“我娘听了我嫂子的话,说要让我把秋丫头许给我哥家的金宝,可是娘,秋丫头她……”李香香虽然不聪明,可她了解亲闺女的性格,不是个容易妥协的主。

要想着秋落连周老大的面子都不给,直接怼的周大嫂脸面无存,现在都不敢上门闹事,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容易被亲情绑架的人。

“你娘这是疯啦?”周婆子听了这话,声音拔尖的差点掀翻屋顶,“你嫂子脑子进水了,连秋丫头都敢惦记?”

周老婆子觉得对方八成是得了失心疯,她家宝贝孙女怎么可能随意找人嫁了。

“我嫂子估计是看出秋丫头福气好招财运,这才动了小心思。”李香香也不敢把话说的太直白,反正在心里是把这个嫂子给恨上了。

“哼!”周老婆子一听这话就不乐意,自家孙女招财运那也是王家得力,他们李家凭什么想摘桃就摘桃,也不看金宝那小子配不配的上,“这是你别管,你娘要是在说的话,让她来找我。”

“娘,你别生我娘的气,她也是被我嫂子说了两句动了心思。”李香香到底是李家的闺女,她也不想因为这件事,让两家人出现隔膜,以后要想在弥补的话,怕会很难。

“她应该庆幸秋丫头这会儿不在家,不然要是让秋丫头知道的,你嫂子肯定有的苦头吃。”周老婆子一想到自家那无理取闹、无法无天的大嫂,被秋落收拾的变成乖乖的绵羊,还能不知道孙女的脾气吗,“不过你嫂子也该敲打敲打。”

“娘!?”李香香有些着急,她不敢不把这件事告诉婆婆,却也不想让娘家和婆子闹不和,“我嫂子眼皮子浅,回头我和她仔细说说,兴许她就懂了。”

“香香,这是不简单。”周老婆子想的比较远,现在有人敢借着亲戚的名号惦记孙女,说明外头还有一大堆人存了这份心思,“你嫂子只是其一,作坊里肯定还有不少人动了这份心思。”

“那?我们该怎么办?”以前家里穷的时候,李香香怕儿子娶不到媳妇,只能用亲闺女换儿媳,现在家里条件好了,她做娘的自然会有些小心思。

能给儿子挑选更好更合适的儿媳,谁还会惦记亲戚家的闺女,都是村里出来的,大家的心思都一样,能往上挑谁还愿意往下挑。

“除了春柳,已经定了人家,家里其他娃娃的,不管孙子还是孙女,一律等秋丫头回来再说。”周老婆子是个人,有着七情六欲,自然存了小心思。

她当初听秋落念了一句:将来要给春雨她们找上门女婿。

上门女婿好呀,一来说明家里有钱才找的起,而来生的孩子依旧姓王,人丁肯定会更旺。

“娘,你放心,娃娃们的婚事,我和他爹都听你的。”李香香觉得不用做主才快乐,至少不用费脑,也懒得和人争吵,能多活好几年呢。

“嗯。”周老婆子这件事很重要,她得提前和其他几个儿媳说一声,免得被人一忽悠给惦记上,“你娘的事我来处理,这几日你就在屋里待着,不要出去,就当休息吧。”

周老婆子是个行动派,直接找来其他几个儿媳,开门见山的说:“从今往后,谁要是和你们说几个娃的亲事,就说让找我。”

“娘?这是咋了?”孙苗苗觉得有些奇怪,好端端的婆婆为什么突然来这么一处,“是谁……”

“托了秋丫头的福,我们王家现在不同往常,家里顿顿吃的上白米和肉,有些人难免起了小心思。”周老婆子说话的同时,直接用眼睛扫射着几个儿媳,看看她们脸上的表情变化。

周秀儿有些紧张,眼神下意识的躲闪着,她娘昨儿才说了要把哥哥家的闺女许过来。

“你娘说啥了?”周老婆子直接点名问四儿媳妇,“是不是想要亲上加亲呀?”

“娘!”周秀儿一脸尬笑,她就知道这种事瞒不过婆婆,只好一五一十的说,“我娘说学本也快十二岁了,到了该议亲的年纪,我哥家的闺女……”

“这事先不急的应下,听懂了没?”周老婆子想着是二哥家的孙女,态度也就不那么强硬,“等秋丫头回来再说。”

“娘,秋丫头也管这事?”周秀儿一脸问号,她没有其他意思,而是觉得秋落年纪小,不该管这些大人该操心的事啊。

孙苗苗心思比较活络,她是个几个儿媳中相对比较聪明的,差不多猜到了婆婆的用意,也就顺着她的心思把话接过来,“秋丫头跟在女掌柜身边,见多识广,将来能帮衬家里的肯定只多不少,几个哥哥肯定不愁娶不到媳妇的。”

“嗯,就是这个意思。”周老婆子又不是圣人,如果能给孙子娶更好的孙媳妇,她自然眼光跟着高起来,“也不是说她们不好,而是学本还小,咱不着急哈。”

“娘,我都听你的。”婆婆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周秀儿在蠢也听出门道。

她虽然是周家的闺女,可她也是王家的媳妇,更是王学本的亲娘。

如果有更好的选择,李香香自然更愿意亲儿子娶个更好的媳妇,于是乎她试探性的问了句:“娘,那我娘要是再问起来,我就说得问你?”

“嗯,可以。”周老婆子不介意和几个嫂子周旋,因为她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小姑子了。

王家现在慢慢的有了起色,家底也渐渐的丰厚起来,周老婆子又管了几个月的衣裳作坊,该有的底气一点不比别人少。

所以说,有钱和没钱真的差很多,至少能从一个人说话和做事上体现出来。

孙苗苗想到已经订了亲的大儿子和大闺女,这是在王家还很穷的时候就定好的婚事,知道婆婆应该不会反悔,还是面带讨好的语气问:“娘,那学治和春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