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被人惦记(1 / 1)

秋落出来太久了,周老婆子别提多惦记她,整日不停的在王老爷子耳边念叨着:“怎么去这么久,该不会遇到危险了吧?”

“不是有布庄的掌柜在吗,出不了差错。”王老爷子心比较大,他眼里的孙女聪明的很,遇到危险肯定会及时躲开的。

“那万一呢?”周老婆子不依不饶,要不是衣裳作坊离不开人,她肯定带上儿子自己去找孙女,“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家里聪明的孙女就这么一个。”

说完话,周老婆子开始抹眼泪,她的想法很简单,希望孙女能尽快回来,平平安安的那种。

李香香这个做娘的心里也急啊,周小婆子现在住在衣裳作坊,和闺女相处的时间多,时不时的念叨着:“你看你哥家的小子咋样?”

“娘,金宝才几岁啊,春雨都快满十岁了,年纪不合适。”李香香笑着拒绝亲娘的好意。

周小婆子用手怕了拍眼前的闺女,“香香,娘说的不是春雨。”

“那哪个?”李香香开口反问,她对表兄妹结婚并不抵触,只要对方是个好孩子,能相亲相爱和睦相处就行。

“秋落丫头啊。”周小婆子一想到聪明的外孙女,一门心思的想把她定下来配自家孙子,“金宝那孩子你也是知道的,一准会对秋丫头好的。”

“娘!”李香香听到这话,身体本能的往后退了去,她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人才敢压低声音说,“娘,秋丫头的婚事,那是我婆婆都说了不算的,你可千万别提这个,不然那丫头生起起来,怕是……”

“我是她外婆,难道还能害她不成?”周小婆子听了这话面带怒气,她是长辈,都开口求人了,“还是你觉得我们李家的孙子,配不上你们王家孙女?“

“娘,你要听实话不?”李香香顾不得亲娘生气,直接把脸凑过来,努力压住情绪说。

“你说,我今儿倒是要听听你能说些什么?”周小婆子摆出长辈的谱,在王家住了几日,早就忘了在李家村过得苦日子。

儿媳妇又时不时在耳边说亲上加亲的事,让周小婆子不由的有些心动,反正两家本来就是近亲,亲上加亲多香呀。

“娘,不管是你的意思,还是嫂子的意思,女儿劝你们早早歇了这个心,要是让秋丫头知道了,作坊怕就留不住你们了。”李香香实话实说,自己肚皮生出来的闺女,性格怎么样她能不动!

“你说啥?”周小婆子发出尖利的声音,眼里写满不爽和不满,“我是她外婆,她是我外孙女。”

“那又怎样?我还是她亲娘呢。”李香香很有自知之明,“娘,别说是你了,就是我和她爹,都不敢随意给她定亲事。”

“你是她娘,她敢不听的话,就到衙门告她忤逆,县老爷……”周小婆子摆出长辈的姿态,反正在她家,孙女的婚事她就能做的了主。

“秋丫头和布庄女掌柜关系特别好,这次出门都带着我们秋丫头呢,而这个女掌柜和县老爷是老朋友,忤不忤逆也就一句话的事。”李香香没想用亲娘的身份压秋落,她知道秋落不吃这一套。

“那也不能不讲孝道,要是让外头人知道了,你闺女以后还想不想嫁人了?”周小婆子生气归生气,还想很想促成这门亲事。

王家有现在的资产和好日子,都是托了秋落的福气,周小婆子自然想着肥水不流外人田,让外孙女嫁给自家孙子多好啊。

“娘,你还真别说,秋丫头是个有想法的,别说金宝,就是这镇上地主家的儿子,她兴许都看不上。”李香香为了打消亲娘不切实际的想法,只能用这个比喻。

“人家地主家的就能看上秋丫头?”周小婆子听了这话不乐意了,他们李家是不怎么样,可耳边听着亲闺女的话,心里老不舒坦了,“别忘了,你也是我们李家的闺女。”

“是啊,我是李家的闺女,所以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重,你们让我嫁谁我就嫁谁了呀。”李香香这会儿也有些不乐意了,眼前的人如果不是亲娘,她都懒得继续理。

“你这是怪我喽?如果不是我帮你找的这门好亲事,你现在能在王家吃香喝辣的?”周小婆子彻底恼怒了,她一个长辈放下身份和闺女求孙媳妇,连面子都不要了,结果亲闺女不同意。

要知道,周小婆子可是在儿媳面前打了包票,肯定会说成这门亲事的。

“娘,你别扯这些有的没的,秋丫头的亲事别说我了,就是我婆婆都不管,你回头和嫂子说一声,就别费心思惦记了。”话都这么说了,亲娘还要胡搅蛮缠,李香香突然觉得有些心累。

“你……”周小婆子怎么都不敢相信,她眼里唯唯诺诺、十分听话的亲闺女,今儿敢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李香香,你是过了几天好日,这是要翻了天了哈?”

“娘,我是怕你想太多,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惹了秋丫头不高兴的话,往后两家亲戚还做不做了?”李香香心里憋着火,她不敢对亲娘发火,便把怨气记上出馊主意的嫂子身上。

“不做就不做了,横竖你当谁稀罕啊。”周小婆子气的站起来就要走。

如果不是衣裳作坊每日的工钱太高,她肯定会很有骨气的叫上儿媳回李家村,不受这个气。

周小婆子气冲冲的推门出去,正巧碰到找儿媳有事的周婆子。

周老婆子见到亲妹子,见她一脸怒火,有些奇怪,只好带笑的语气说,“你这是咋啦?”

“被你养的好媳妇给气的,说是不认我这个娘了!”周小婆子气急败坏的回了一句,然后头也不回的朝自己的屋子走去。

周老婆子一头雾水,平日里好端端的妹子,今儿是吃了啥,怎么说话这么冲啊。

进屋后,周婆子见儿媳妇正抹着眼泪,转头看了看外面,完全捉摸不透屋里刚才发生了圣母,试探性的开口问了句:“咋啦,你们母女两吵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