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 普查完成(1 / 1)

东岛。

第一核电站。

打工人。

打工魂。

......

舒甫一边忙着,一边随口唱着,算是活跃一下气氛,整个厂房内只有叮铃桄榔的声音,着实有点单调。

钢筋飞舞。

搭接绑扎。

终于,又是半小时。

一个冷却塔的钢筋布设完成。

远远看去,冷却塔整个由钢筋组成,只是现在还没浇筑混凝土,相比别的工程,这玩意儿较为的麻烦。

一来,是曲面,不是横平竖直。

二来,自己得一直维持。

没办法。

这种工程支模太麻烦,有那个时间,自己都能等到混凝土干涸。

因此。

在整个钢筋绑扎完,舒甫一边维持住其曲面造型,一边控制地面上的建筑材料开始混合,形成混凝土。

水泥。

沙子。

石子。

清水。

速凝剂。

......

在天空中如面团一样混合,搅拌均匀。

拌完了之后。

从底部开始,一点点地浇筑冷却水塔。

在速凝剂下飞快凝结形成一定强度,即便开了挂,也足足用了舒甫十来个小时才浇筑完巨型冷却水塔。

累!

身体没什么,仅仅精神累!

和以前组装和搬东西不同,这个需要时刻维持,很耗神。

但见到成品,舒甫还是十分满意的。

这玩意儿要是按照地球的工程速度,上百的工人少说半年,如此大的物件,只能一层层的往上面堆叠。

而自己不同。

一天就搞定。

当然。

若是加上地面以下部分的施工,一个冷却水塔也得用上四天左右,接下来还有一个冷却水塔需要修建。

有了经验。

倒也不慌。

忙完之后,护卫们赶紧上来,操作厂房的移动,去下一个冷却水塔的位置。

。。。

至于舒甫。

则是来到反应堆。

设备。

管线。

都得他来,基本上算是搞定,再复杂的走线和安装工艺,在记下整个图纸的舒甫面前,也就只是照抄。

没啥难度。

只是......

看到整个反应堆内部情况,舒甫脸微微一红。

因为就如‘补丁火箭’一样。

所有非商城出售的设备,几乎都是一个颜色,没有喷漆之类的‘多余’工作,至于喷漆可以提高防腐性能?

高性能合金材料了解一下。

因此,整个一看,又是一股‘简陋’风。

不仅如此。

地面。

天花板。

走廊。

......

全都是毛坯状态。

电线露着。

刷白?

瓷砖?

根本就没有装修,虽然不影响用途,但还是看着太‘寒酸’,心中想要装修一下,但很快舒甫又摇头。

华而不实。

浪费材料。

多上一道工序,就多浪费一些时间。

反正又不给谁看,暂时就这样子吧!

等以后闲了,再来考虑装修的问题,东岛工业主要集中在制造急需物件上,现在还没有瓷砖之类工厂。

。。。

此时,忙完已是半夜。

休息了下,舒甫关注了一下南庆奏报。

嗯!

人口普查工作算是初步完成,整个南庆子民比预想的多百分之十左右,总的人口数达到了一亿六千万。

相当于两个人口巅峰时期的唐朝。

很多?

其实不然。

在百城中。

最大的西海城邦都有两千万人口,一百多个城邦,少的几十万,多的几百万,加起来人口总数近两亿。

可以说,百城是四方势力总人口最多的。

千寨最少。

大延和南宇则差不多。

如果一统,百城可能是四方势力中最强大的,但分散开,即使人口众多,也只能和两大帝国不相上下。

综合一算。

异星的总人口目前在六亿左右。

这比地球来说,还差得远。

。。。

次日。

清晨。

南庆建州,三沟镇。

起床洗漱,食堂吃完,赵奇便赶紧来到镇衙。

“这是已经制作好的户口册,都分好了。”

“。。。”

“你们今天上午的工作,就是下发下去。”

“。。。”

“还有这个,需要对应编号,钉在门口。”

“。。。”

看着镇守在上面说话,一个个办事员带着尊敬,他们多是读书人,经过考核,全部被下放到镇村基层。

跑个路。

传个话。

干着杂活,一天到晚都挺忙。

但习惯后,也就觉得不算难。

啥难?

背新朝法典,难。

背职业规范,难。

此外。

还有各种各样的夜间培训内容,让他们感觉比以前学堂求学还累,但没办法,为了混口饭吃,也忍了。

开始其实带着不满,咱好歹有学识,是读书人。

但这段时间相处下,一个个都服了。

忽然发现,新朝的任命根本就没有一点水分。

做事,镇守次次当先。

文采,简直堪称博学。

体力,能和士兵对战。

......

比最早的员工早上班,比最晚的员工晚下班,就如眼前,各个村子的户口册,听说也是镇守连夜分好。

太勤政了!

如果镇守之位是这样的职业素养的话,他们感觉自己根本不配。

见到更优秀的人却还只是一个镇守时,曾经的骄傲,顿时消散。

啥都比不过人家,还有什么可骄傲的?

。。。

很快。

去的村子分配完,一人带着六个士兵,离开府衙。

“赵大人。”

“别,叫我名字就行。”

“哪敢。”

“。。。”

“赵大人,这有新煮好的....”

“不用,我吃过了。”

“。。。”

一些早点摊主友好的打着招呼,赵奇却是吃饱,对于一些送来的东西,更是不敢拿,这么多人看着呢。

一次两次。

问题不大,顶多警告。

但次数一多直接开除。

在这一点上,新朝执行得十分彻底。

无论官吏,还是士兵,侵占或者收受数额达到一定程度,将会面临严惩。

下放以来,赵奇就见到不少办事员被开除。

忍不住诱惑,伸了手。

现在都还在监禁状态。

出来后,倒也不会完全失去工作,可以找别的事做,但入仕一途,算是彻底断绝,这辈子是没有可能。

严苛律法下。

一个个都小心翼翼,生怕犯错。

很多人忽然间觉得,当官好像风险很大。

一、累。

就如压在镇守身上的任务,太重,忙疯。

二、钱少。

收入并没有提高多少,虽然不缺吃喝,但也富不了。

唯一的期待便是以后管的松一点,不然的话,这条道,谁爱走谁走,没有好处,不得完全沦为服务岗?

吃饱了撑着才来干这事。

。。。

走出乡镇。

雾气渐散,又过了半小时,赵奇一行人才来到目标村子,映入眼帘,一片破旧,当初和镇守来这登记。

其就淡淡说了一句:如果我们不能改变这一切,那就是渎职。

这句话,赵奇牢牢记在心里,颇为震撼。

很快,赵奇见到了村长。

简单寒暄,开始挨家挨户发放户口。

“原票拿出来。”

“票?”

“之前留底的。”

“哦哦!”

“。。。”

依靠之前登记时留的底票换取户口册。拿在手里,小心翼翼,看着上面工整、清晰的字体,眼含惊奇。

事实上,赵奇路上也是咂舌。

如此精美。

一户一份。

整个国家得有多少?

而且是这么快赶工出来,太厉害了,而且材质结实,防水防潮,只要不是刻意破坏,刻意保存非常久。

给完户口册。

赵奇来到门口处。

“铛!”

“铛铛!”

“。。。”

一块同材质但厚一点的胶板被钉在了门侧,白底红字。

上面写着村子的名字,下方还有一个编号,白底上还有精美纹路,颜色很淡,却透漏着一种庄严之感。

“下一家!”

对于门牌号,赵奇感觉很实用。

每一家一个编号,不容易找错。

而且每个人还有一个唯一的身份编号,伴随一生,无法更改。

越想越是觉得这种方法对户籍管理太有用,再也不怕对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