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争争争(1 / 1)

戏鬼神 夜雨飘灯 1149 字 1个月前

“出来了?”

苏鸿信精神一震。

可眼前所见,确实有些出乎意料,但见此刻的他,竟然身处一片无垠星空,不但陈如素在这里,连蛮蛮也在这里,还有苏妲己,鬼谷子。

“出来了!”

回答他的是蛮蛮,少女扶着陈如素,回身看向身后,但见一扇巨大石门正开在星空之中,亦或者说是这星空在那大殿之内,这里,便是那咸阳城中石殿内里的真面目。

无数星辰破碎,显然是先前大战所致。

而在鬼谷子身后,尚有一处黄泥祭坛,满布玄奥符箓印记,古老非常,其上还悬有一颗紫色星辰,缕缕氤氲之气垂下,不时幻化,时而四象相拥,龙虎相逐,龟蛇低吼,凤凰长鸣,时而阴阳交替,变化骇人。

但就在这个时候,苏鸿信忽然神情微变,体内猝然爆出一股惨烈杀气,面容骤冷,仿若傀儡泥塑,无悲无喜,便是头顶的命星都摇摇欲坠。

挣扎着扭头望向不远处,但见苏妲己眼神中的诸般复杂情绪悉数不见,剩下的,唯有清寒平静,像是没有一丝感情,她红唇轻启,竟是在低声念咒,口吐奇腔怪调,化作靡靡之音,古怪非常。

苏鸿信什么都不想说了,他也说不出来,那执念之身正与他意识交锋,以他现在的实力,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其所吞。

眼神复杂的瞥了眼尚在昏迷的陈如素,他手持“断魂刀”,却是凭借着最后的挣扎,做了个极为惊人的举动,竟然对着自己出刀,挥向自己的脖颈。

苏妲己像是也为之一惊,念咒之势稍顿,可苏鸿信显然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他还没落,便几乎失去了对肉身的控制,僵直在原地。

“臭狐狸,果然不能轻信你,你瞧瞧这是什么?”

蛮蛮瞧了一眼,不急不慌,只似早有准备。

抬手一抛,掌心凭空幻出一物,却是一面青黑色的小旗,煞气弥漫,隐晦难见,恍惚间,那旗布上似有一尊古老身影若隐若现,人面兽身。

一旁的鬼谷子反倒成了旁观者,他却未曾干预,也没动手,而是静静地目睹着眼前一切,待到瞧见少女取出那面小旗,眼中立见异色涌现。

“嘶,这阵旗是、”

苏妲己却俏脸微寒,凤眸含煞。

“臭丫头,三番两次坏我好事!”

她似是也认出了那是何物。

“巫族的都天神煞旗?你到底是从何得来的这些东西?”

蛮蛮却没应她,而是张口一吹,那旗上弥漫的煞气登时如风一卷,旗布上的古老生灵亦是跟着走了下来,如风一遁,没入苏鸿信的体内。

啥时间,滚滚煞气如丝如缕,自苏鸿信七窍内钻出,将之包裹笼罩,仿佛化作了一只黑色的大茧。

这边苏妲己快声念咒,那边少女也几乎做出了同样的举动,遂听她口中念出一声声古老晦涩的语调,原本白皙的脸颊上一条条神秘的纹理飞快蔓延而上,而后化作一个古老的图腾,明灭闪烁,散发着久远摄人的气机。

“巫咒?原来,你是巫族余孽!”

苏妲己双眼陡张。

少女嘴上不服输,一撇小嘴。

“你不也是妖族余孽么!”

二人隔空斗法,明面看着毫无异样,可是苦了苏鸿信,他现在就如同水火相煎,苦不堪言。

末了,少女又笑道:“嘿嘿,臭狐狸,你猜我还有几杆都天神煞旗?要不要试试我都天神煞大阵的厉害?”

苏妲己冷声哼道:“小孩子的把戏,你当真以为你能骗得了我!”

蛮蛮一吐舌头,像是要遮掩被戳破心思的窘迫。

“反正有我在,你绝难得逞!”

苏妲己冷冷道:“你以为你能阻止得了我?”

她脸上的妩媚动人早已点滴不存,就好像这才是原本的她。

“我就让你看看本宫被唤作妖妃的底气,不然,你当真以为本宫怕了你!”

说罢,苏妲己一抽发髻间的玉簪,口吐青气,那玉簪霎时迎风就涨,飞旋变幻,竟然化作一面玉柄青布的布幡,其上两枚古老字迹隐隐流露神华,晦暗难见,然几在那二字入眼的顷刻,所有人心头全都不约而同的明悟过来。

“招妖!”

“此物在手,可号令群妖,我就不信,你能将此间妖邪杀个干净!”

蛮蛮眼露精光,她并未多说,而是对着殿外长呼一声。

“孔宣大哥!”

“吟!”

遂听一声古怪的鸟叫,登时传了进来,听的人气血不稳,心神难平,魂魄几快离体。

滚滚尸气弥漫,那石门外,乍见一团浓郁似烟云的尸气浩荡席卷而入,落地现形。

此间星空浩瀚,众人置身其中如那尘埃微粒,然这闯入者现身一瞬,星空竟似黯淡了几分,再听一声高亢鸣叫,立见群星爆碎。

待所有人看见来者的真正面目,全都为之一惊,倒抽了一口凉气,定睛瞧去,那竟是一只通体死灰的巨大孔雀,背后灰尾猝然开屏,长羽如扇,赫然占据了大半星空。

那灰尾上的诸多斑纹,形如眼状,便在开屏的刹那,已爆发出一阵耀眼的五彩神光。

苏妲己却是眼神阴沉大变。

手中“招妖幡”高高祭起,尚未摇上一摇,已被那五色神光罩住,光华一卷,苏妲己脸色煞白,已没血色。

还不止如此,那孔雀灰尾一转,五色神光倏忽一转,竟然直直对着苏鸿信一罩,苏妲己身形剧震,如遭重创,踉跄之下,竟然吐出一口血来。

“不!”

苏妲己声音凄厉,嗓音更是尖利。

“还有那旗子!”

蛮蛮忽一指苏妲己手中封神榜碎片。

苏妲己神情立变,而后狠狠然的剜了眼那正嬉笑的少女,竟是头也不回,转身钻入虚空不见。

“原来还有空间法宝!”

眼见苏妲己惊逃而退,少女这才意犹未尽的嘀咕了一句,然后小心翼翼的看着身旁昏迷的陈如素,眼中的嬉笑渐渐散去,反倒多出一丝说不出的意味。

但一旁苏鸿信的状况却仍是不妙。

“人王之威,果真震古烁今,哪怕神陨魂灭,所斩出的三尸竟也有这等威能,且自成气候,看来那位帝妃所图不小啊,莫不是想要借此复活人王?”

鬼谷子惊于这点光火石间的凶险变化,等看到苏鸿信后,又是不由一叹。

“不过,看来这三尸去处她也不清楚啊,执念之尸、恶尸在此,然尚缺善尸,你们若想胜她,还需寻得善尸行踪!”

“我们也该走了,倘若有缘,吾等洪荒再见!”

没有理会蛮蛮的反应,鬼谷子拂袖一挥,身后祭坛登时飞出石殿,他一步一步踏出,口中喝道:

“大秦将士何在?且随吾踏足洪荒,追随始皇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