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总算是热闹起来了(1 / 1)

游人醉可不是一般的酒,三杯倒那就是三杯倒,只是张铭不知道,这酒对宗师或宗师境之上的武者是不是也是这样。

看样子,可以找机会试试。

到了正午,陆续有人走进酒馆,知道了价格便被吓跑了,莫说是最便宜的都要四两,可不是普通人能喝的起的。

过了一会,来了几个常客,顾青山与玉玲珑是最先来的,他们前脚刚到,江柔和她那老仆也来了。

顾青山见酒馆门口躺着一个人,于是便问到:“张兄,外面那人是怎么回事?”

张铭抬头看了一眼外面躺尸的白发男子,平静说道:“喝醉了,就扔外面了。”

“喝醉了?扔外面?”

顾青山愣了愣,他忽然想起自己昨日的时候,要不是自己跟张兄是朋友的话,说不定也被扔出去了吧。

“这……不好吧。”顾青山哭笑不得。

张铭做生意奇怪的很,他这是知道的,只是人家是喝了你的酒醉的,也不至于就这么扔在外面吧。

张铭摇了摇头,说到:“我事先就跟他说了的,他说没事。”

“该不会是游人醉吧?”顾青山试探性的问到。

“嗯。”张铭点了点头,他这酒馆里真能喝醉人的酒好像也只有游人醉了。

顾青山算是明白那白发男子为什么会躺在外面了,那游人醉的厉害他是知道的,三杯倒可不是吹的,第二杯的时候就没有知觉了。

“喝什么酒?”

“两壶梅花酒吧。”

顾青山与玉玲珑各点了一壶酒,找了个位置坐下了。

江柔在后方等着,前面这两人她都见过,也不好插话。

“掌柜,拿一壶……有新酒?”江柔见墙上的酒目上多了一个叫做游人醉的酒。

“游人醉是烈酒。”张铭提醒道。

江柔闻言点了点头,笑道:“那还是来一壶梅花酒吧。”

她可喝不了烈酒,只能喝这么一壶梅花酒,多了她也喝不了,还会有些不适。

近几日来喝酒,她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好了不少,至少没有以前那样柔弱了。

江柔看了一眼酒馆外,除了地上的白发男子,台阶上还坐着一个老仆,如往常一眼,张伯还是在门外守着。

找了个靠窗的位置随意坐下,默默无言,喝着自己的酒。

江柔捻着酒杯,忽然看见自己脚边有一团毛茸茸的白色事物,她低头一看才知道,原来是酒馆掌柜养的猫。

“它在看什么呢?”江柔心里有些疑惑,偏过头才看见一颗小草。

白猫的尾巴时不时动一动,就这么盯着那颗小草。

江柔微微一笑,觉得很有意思。

玉玲珑喝了一杯梅花酒,总觉得少了些什么,片刻之后才发现,原来是平日里的白猫不在了,于是便问到:“张公子,怎么今天不见小七了?”

“小七是谁?”顾青山愣了愣。

“你说它啊,在那边呢。”张铭抬起头指了指江柔的方向,他没记错的话,那棵草应该在哪里。

顾青山伸了伸脖子,这才看到墙角边的白猫,他失声笑道:“原来这猫叫小七啊。”

他还以为是谁呢,不过确实这酒馆也没有别人了,张兄这酒馆除了他和一只猫,连个小二都没有。

张铭倒是觉得有些稀奇,小七居然没有去玉玲珑哪里讨酒喝,看来这小草对它的吸引力还挺大的。

江柔见酒馆里的人都看向了自己,不由得有些脸红,虽然她知道不是看的自己,但也受不了别人的目光。

玉玲珑见到角落里喝酒的江柔,于是便搭话道:“这位妹妹,你也是酒馆的常客吗?”

江柔有些紧张的说到:“啊,呃……算,算是吧。”

她平时很少出门,除了家中的亲人和仆人,她几乎都没见过其他外人,倒是紧张了起来。

“不如过来一起吧。”玉玲珑见她有些胆怯,于是便露出了和煦的微笑。

江柔本是不想去的,但却被玉玲珑的笑容给感染了,给了她一种放心的感觉,于是便端起酒壶走了过去。

玉玲珑起身拉她过来坐下,对面的顾青山笑了笑,自顾自的喝自己的酒,他知道今天跟玉玲珑是说不上话了,因为女人之间的话永远是说不完的。

“妹妹你叫什么?”

“我,我叫江柔,姐姐你呢?”

“叫我玲珑就好。”

……

“柔儿妹妹不像是建安人,是从外地来的吗?”

“啊,从晋州来的,来建安有些事。”

“这样吗……”

……

“所以,是张公子的酒帮了妹妹是吗?”

“是啊,我也不没想到梅花酒能治我的病。”

“也是。”

……

知道了江柔的经历,玉玲珑不免对这个妹妹有些怜惜了起来,从小多病,不出门,不问事,要是旁人早就憋出病来了。

没聊多久,两个人便熟了起来,江柔也不像是之前那样紧张,与玉玲珑说起话来就没停过。

顾青山哑声失笑,起身去找张铭去了。

“怎么?”张铭抬起头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顾青山扭了扭头示意张铭看那边,他无奈的摊了摊手,有些无奈。

张铭一看便明白了,他这是在两个女子身边插不上话,所以才过来的。

“张兄,我昨天真的什么都没说吗?”顾青山问到。

张铭眨眼道:“要不然呢,你以为你说了什么?”

“我总感觉我好像说了很多东西,但是就是记不起来了。”

顾青山摇了摇头,他确实记不起来了,一觉醒来就是晚上了。

“喝醉了你还能记起来什么,至于你说的,估计是错觉。”

“也是,不过那游人醉确实厉害,我喝完第二杯就不记事了。”

“……”

顾青山找自己说话,张铭正好打发无聊,有些可惜的是,顾青山好像不怎么会聊天的样子,男人之间的友谊不都是吹牛吹出来的吗。

正聊的起劲,酒馆外又来了一群人。

“这怎么躺着个人?”

“这老汉坐在这里干什么?”

“书生,怎么就你话多啊。”

“蛮子你什么意思啊?”

“诶诶诶,你们两个都少说两句!”

“……”

几人走进了酒馆里,前几日的时候这五人便来过,就是公孙羽五人了。

公孙羽一进门便高喊道:“张兄,我又来了!”

张铭愣了愣,脸上露出了微笑。

酒馆…总算是热闹起来了。

PS:明天恢复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