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不听老人言(1 / 1)

亥时已过

江湖酒馆打烊,张铭坐在二楼的窗栏上,手里抱着酣睡的白猫,目光灼灼。

顾青山的经历让张铭想起了一位历史洪流中的诗人,只是那人只实现了一半,最终只能隐居草堂之中与世长辞。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也只有经历了所有才能做出这样的千古诗篇,辛弃疾如此,顾青山是否也是如此呢?

张铭望着漫天星辰眨了眨眼,不再去想这些事。

拿出笔墨纸砚,上面还有他早间写下的字,张铭蘸了蘸笔墨,提笔继续写了下去。

【江湖酒馆零一月九日,早间,天气阴雨,空气清新,并无酒客到来。

掌柜酿出了新酒,名曰游人醉,一杯微醺,二杯便醉,三杯不省人事,有位酒客尝了两杯,醉梦之中絮叨了许多往事,是个很特别的客人。

除此,无事可记。】

写完之后,张铭将笔墨纸砚收拾了一番,随后便睡去。

…………

【玄级连锁任务-收集(第一阶段)】

【任务内容】:收集五样具有纪念意义的物品。

【任务时间】:无限制(本任务由任务卡开启故解除时间限制)

【任务进度】:1.55

【任务奖励】:未知

PS:本任务一共分三段,第一阶段完成之后将进入第二阶段。

清早起来张铭便把背包里的任务卡给用了,然后便蹦出了这个连锁任务。

“具有纪念意义?”张铭看着任务内容直皱眉,到底什么才算是具有纪念意义。

“1.5又是怎么回事?”

“半个?这到底是怎么算的啊?”

张铭弄了半天都没弄懂,实在是不知道这0.5是从哪来的,这1.5的任务进度他都没弄懂是从哪来的。

“算了算了,这连锁任务第一阶段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还是慢慢来吧。”张铭叹了口气,有些头疼。

还是先弄懂这1.5到底是怎么来的吧。

再说了,自己也没收过什么东西,硬要说的话,确实有两样来这。

一枚玉佩,两枚铜钱。

但这也是两个啊,怎么会是一个半呢?到底是怎么算的啊。

张铭想不明白,于是就不想了,继续自己又一天的摸鱼之路,他坚信船到桥头自然直。

早间基本上没什么酒客,例如顾青山等人大多都是正午或者下午来,大清早的谁来喝酒嘛。

而且江湖酒馆也是开在建安城外的,平时路过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就算有时候有一两个人进来也被价格给吓跑了。

张铭也不在乎,反正,自己也没亏钱,就算一天只卖一壶他一年下来也能家缠万贯。

“喵呜。”

小七一天里几乎大半都在睡觉,除了酒和漂亮姐姐能吸引它之外,几乎就没什么东西了。

“你今天这是咋了?精力旺盛?”张铭疑惑的看着它。

这家伙醒了之后就在酒馆里乱窜,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

张铭跟着它走了过去,在角落里发现了一颗从夹缝中长出来的小草。

小七时不时拿爪子挨他一下,然后一只盯着那小草看,看腻了又继续蹦跶,完了之后又来看。

“你怎么跟草玩起来了……”张铭说着就要去拔那根草。

“喵!!!”

小七发出了嘶吼身,跳到张铭的面前护着身后的小草,不让张铭去拔。

张铭愣了愣,诧异道:“不是吧,你要养着这根草?”

“喵呜!”

小七挥舞着爪子,警惕的看着张铭,紧紧的护着身后的那根小草。

“……”张铭无语,他有些不懂小七的思维,不过难得小七能对别的事物有兴趣,就由它去了。

“行吧行吧,不过你可要好好看着,死了可就没了。”张铭也不拔草了,就让那棵草长在那里。

“喵呜。”小七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大概猜到了张铭的意思。

“知道点头?你还这么幼稚?”张铭摇了摇头,小动物的心思真是奇怪。

张铭走后,小七继续看着自己的小草,眼眸子瞪的老大,满是好奇。

随着时间的推移,官道上慢慢开始有人走过。

说起来,建安成的花魁大比也要开始了,张铭觉得自己有必要去看看,这可新鲜的很。

“咳咳,来壶烧酒!”

张铭回过神来,看到了走进酒馆的人。

这是个生面孔,估计是路过的人,少见多怪了,估计听到价格就会被吓跑。

张铭看了一眼随意说道:“没有烧酒,要喝什么自己点,都在墙上。”

“没有?”

此人面色苍白,穿着一件苍蓝色袍子,满头白发,腰间挂着一枚玉佩,玉佩旁还别着一支玉箫,身形消瘦,张铭看的有些瘆得慌。

梁书榕看向了墙上写着的酒。

【桂花醪糟,四两一壶。

梅花酒,八两一壶。

游人醉,十两一壶。】

“这价格……咳咳咳。”梁书榕皱了皱眉,捂嘴咳嗽了两声,眉头舒展开来,开口道:“算了,拿一壶梅花酒吧。”

“嗯?”

这下轮到张铭吃惊了,这人居然真的要买酒喝?这可不多见,估计是个有钱人吧,不在乎这些。

张铭伸了伸手道:“银子。”

梁书榕愣了愣,略带惊讶的看了一眼张铭,不过还是拿出了八两银子给到张铭手中。

这掌柜会不会做生意?

“等着。”张铭收下银子,随即便去内屋打酒了。

梁书榕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腰间玉箫放在了桌上。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嘀咕道:“这酒馆可真有意思。”

片刻之后,张铭把梅花酒端了上来,一句话也没说。

梁书榕看着这酒馆的老板,随后给自己倒了杯梅花酒。

“这酒香……”梁书榕愣了愣,抿一口杯中酒,梁书榕捏着酒杯有些惊异。

“好酒啊!”

梁书榕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于是又喝了一口,这才知道这酒的厉害之处。

经脉之中凭空出现一股灼热之意,内力经脉在片刻之间得到了洗涤,这种变化很微小,若不是他熟知自身经脉内力,也不会发现这一点。

“这酒馆……”梁书榕顿了顿,看向了柜台里坐着的那个年轻掌柜。

“咳咳咳,是真有意思啊。”

酒的味道没得说,在他来看几乎没什么酒能超越这酒。

但有些不足的是,这酒实在有些绵柔了,他还是喜欢刚烈一些的酒。

但是,光凭这能够煅炼经脉这一点,这酒就足以让武者疯狂了。

梁书榕开口道:“掌柜,你这酒确实好,不过这里有烈一点的酒吗?”

张铭看了他一眼道:“有,游人醉,不过我不建议你喝这酒,这酒什么人来了都只能喝三杯。”

“为何?”

“会喝醉。”

“醉?哈哈。”梁书榕仰声大笑,说到:“上,尽管上酒,我还不信有什么酒三杯能把我梁某灌醉的。”

张铭挑了挑眉,随后便去打酒,一壶游人醉拿上来后。

考虑到后果,张铭还是好心提醒了一句:“醉了我会把你扔在门外的。”

“咳咳,不会的。”梁书榕自信满满。

说罢,他就给自己倒起了酒,游人醉算得上是鼎鼎的烈酒,三杯入梦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一杯下肚,梁书榕眼前一亮,不由得拍桌大喊:“好!这酒够烈!”

说罢,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只是倒的时候他忽然感觉自己有些头晕,只不过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好,好呃……”第二杯下肚,梁书榕正要大喊。

只不过,他失去了知觉,也不知道自己喊的是什么了。

“砰。”

迷糊之下喝下了第三杯酒,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就这么醉了!

张铭就在一旁看着这一幕,他有些无奈,嘴里嘀咕道:“不是都说了这酒喝了会醉的嘛,怎么就不听啊。”

这人倒在酒馆的地板上,张铭一把扛起了他,抬手一甩。

“砰!”

砰的一声,梁书榕滚了几圈,落在酒馆外面的空地上。

见桌上有根笛子,张铭想起这人还没付游人醉的银子呢,于是便帮他收了起来。

“看吧,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