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0章 大结局(1 / 1)

郑南国收兵了,她们也就散了,该回去禀告了。

“参见陛下”

“林爱卿请起,这次多亏你,朕这江山才能稳定,朕也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了。”女皇红里透着苍白的面容,看得出来,这是大病初愈,还在恢复,不过应该已经没有大碍了。

“陛下严重了,这是臣应该做的。”

“嗯,其实,这次能让郑南国吃瘪,让她们自食其果,还有南妃的一臂之力。”

“南妃?”林鱼错愕。

“是啊,其实郑南国收到的情报,其实这件事我知情。朕也想利用这事,让郑南国短时间内,不敢在打的亿灵国的主意。现在一切都过去了,亿灵国终于是稳定了。”

对于女皇的话,林鱼不敢苟同,只觉得南妃委屈。

“菊秋,让人备菜,今日留林大人在宫里吃饭。”

“是,陛下”女皇劝酒,林鱼自然不敢不解,只得一杯一杯往下灌,偏偏,还得让对方滴酒不沾,毕竟女皇大病初愈,她可不敢背锅。

最后,林鱼醉倒在太极宫。

“林大人醉了,菊秋,送她去清风阁歇下吧。”女皇道。

“是,陛下…”

很快,林鱼便被带了下去。

女皇出神的看着,仿佛,瞬间,老了几岁,“没想到朕作为女皇,有一天,竟然也会算计自己的臣子,还亲自……呵,真是讽刺啊。”

半夜,林鱼是被热醒的,浑身难受想要寻找冰凉之地,直到,浑浑噩噩期间,碰到了什么,似乎是个人?林鱼想要叫醒对方,让她起来,帮她倒点水,只是越是触碰,越是觉得清凉。

迷迷糊糊间,仿佛看到了对方是个男人,在一联想自己如今的状态已经女皇今日的怪异,林鱼知道,女皇这是信不过自己,想要封口了。

只怕她会给自己冠上淫乱宫闱的罪名,林鱼只觉得果然自己还是太年轻了,想要起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惜软绵绵的身体,根本没办法。

意识,一点点的脱离,林鱼开始不停的靠近对方,双手不自觉的抚摸,翻身贴了上去。

屋里,一室涟漪,屋外两名女官静静的听着里面的意乱情迷之间发出的声音。

不一会,一女官离开。

“成了?”

“是陛下”女官低头应道。

等到林鱼再次醒来时,察觉到不对,想要起开,却在发现身下男子的面容时,彻底愣住。

而男子这时也醒了过来,四目相对,两人都愣住了,特别是这个时候,男人紧张的想要避开。

可身上的女子却让自己无能为力,又不敢动作太大。

蓦地,某处突然肿大。林鱼也忍不住跟着抽搐了一下,男人惊愕失色,平日里镇定的模样不复存在,“林,林大人…”

“起来吧…”林鱼大概猜到了女皇的想法了。

出了门,菊秋守在门外。

“林大人…”

“菊秋大人,陛下到底想要做什么?”

“林大人该回去了,里面那位,林大人也一并带走,从今以后,那位贵人便是大人的人了,只盼,林大人莫要辜负陛下一番好意。”

“呵呵,好意?连自己的男人都送的出来?我真不知道我有什么值得她提防的,该是该高兴还是难过?”

“林大人,不早了,大人还是早些回府吧。马车已经准备在南门了,路上的人也已经清理干净了。”菊秋留下一句话,便转身离开。

“菊秋大人,麻烦告知陛下,过几日,我会递交辞呈,只愿陛下能放我林家以及沈家,从今往后,我都不再踏进官场。”林鱼道。

“林大人这又是何必……”

“狡兔死走狗烹,弓鸟尽弹弓藏,与其让陛下日夜提防,还不如早些退出。”

“林大人,我会在五日后,与陛下说这事,这期间,大人还是早些作打算。”菊秋道。

这是在提醒林鱼,将林家众人转移了,毕竟连女皇的男人都染指了,这个时候,林鱼想要全身而退,根本不可能,哪怕这件事是女皇亲自设计的。

“谢大人…”

等到菊秋离开,林鱼这才推门进入房间,男人已经换上了衣服。

“走吧”

“去哪?”

“你还能去哪?”

“陛下会放人?”

“她留着你,不就是牵制我?”

没错,男人正是前不久,传言已经自杀的南妃。

南妃低着头跟在林鱼身后,进了马车后,自觉的拿出了一块人皮面具,戴在自己脸上。

就在马车驶进偏僻的小巷时,外面传来了马车夫倒下的声音。

“是陛下……不肯放过我们”

林鱼没说话,或许她也是这么想的。

这时,车帘被打开,却不是她们想象的人。

“林大人,好久不见…”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一直跟着我,我们无冤无仇的。”林鱼心态崩了。

“帮我救个人,便带他离开,我保证,再也不打扰大人。”男子受伤了,胳膊上低着血。

“这个时候,不想着救自己,却救一个小侍?公子真是大义。”林鱼嘲讽道。

这人正是幻灵那位皇子以及他的小侍江青。

此时,这小侍,深受重伤,已经昏了过去。

麻烦事也不少,林鱼将人也带上,回到林家后,找来家里几位说的上话的,提醒了他们几局,最后,让封辰带着人离开。

而林鱼之前从幻灵带过来的人断后。

林鱼也留了不少人到云家,之后去了趟沈府,交代了几句,也与沈以霖谈了许久,这才去见沈慕寒。

此时,沈慕寒正在练武,看到林鱼,愣了一下,随即不自然的放下手里的枪,“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怎么样,累吗?以后多听你爹的话,别在瞎跑出府了。”

“干嘛,像是在交代后事一样…”沈慕寒突然顿住,“你要离开?”

“嗯”

看着眼前的少年突然眼眸泛红,说道,“干嘛,又不是不见面了,只是不再黄城而已,以后,你要想来找我,也可以。这是地址,以后,我会回来看你的,好不好?”

少年忍住不流泪,偏头。

直到沈以霖走过来,“走吧,我送你出去。”

林鱼看了看少年,“等我们在那年安定了以后,给你写信,到时,你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

看着两人走远,少年蓦然哭了起来,林鱼听见了声音,转头,看了过去。

“小孩子都这样,等过段时间就好了,都安顿好了?”

“嗯”

“为什么这么突然?”

“狡兔死走狗烹,弓鸟尽弹弓藏,陛下不再需要我了,我也该自觉退出了,不然到时,丢的就不是官,而是命了,我林家一大家子的命。”

“自古都是这般,我不难过,只是,以后,慕寒,就得交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