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 诈死(1 / 1)

又是几年后,女皇身体急剧日下,几位皇女开始拉拢人心。

林鱼因为是文官,又不得陛下看中,在她表示不加入任何阵营后,也没人强制的非要她的一个答复。

时间飞快,几月过去了,在众人拉帮结伙之下,女皇突然暴毙,太女未立,众位王爷各显神通,少有人关心女皇的丧事,忙着打败其他人,抢占心机,一步登基。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是个好机会,也就六王爷在皇宫灵堂操持丧礼一事。

“六王爷”

“林大人”

林鱼在皇宫里,女皇的灵堂见到六王爷,两人轻轻的点头,算作打招呼了。

“王爷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前殿?那里已经乱成一锅粥了,这个时候不是更好浑水摸鱼?”林鱼轻轻的问道。

“算了,有些事该是你的,就是你的,强求不来。何况,我应该不需要,毕竟,我没资格不是吗?”六王爷笑道。

“可能吧……只是没想到,这些王爷当真是狠心,能在这个时候,不管陛下之事,而是争着抢着要那高位。”林鱼感叹道。

两人默默无话,六王爷在灵堂站了许久,“林大人不回去吗?”

“六王爷不也没走?”林鱼道。

“我是母皇的女儿,亿灵国的六王爷,这个时候,留下来主持比较好,林大人还是早些回去吧,这里有我就好。”六王爷道。

林鱼从灵堂出来,便没有直接出宫,而是在一个偏僻的地方,看到了一个平淡无奇的小公公,跟着他拐进了后山。

亿灵国大乱,这时,郑南国,大军压近,原来是南妃身边的宫人最终将亿灵国的事传去了郑南国,这才有了这事。

只是,令人没想到的事,女皇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众人心如死灰,特别是那几位王爷,射射发抖,知道自己这是完了而南妃被监禁了起来。

沈以霖出兵,只是在这场战争中,身受重伤,急报从边疆传来。

林鱼临危受命,接到了陛下的旨意,前往战场接替沈以霖。

出宫前,在一个小道前,有宫人走了过来,“林大人,这边请”

林鱼皱眉,不知对方何意,跟了上去。

见到的确实那位郑南国的南妃,此时的南妃依然不受影响,依旧风雅,便没有因为被关押,而哭天抢地。

“娘娘…”林鱼淡淡的点头。

“林大人来了…”南妃笑着。

“娘娘这是……”

“没什么,突然想见见大人。”南妃笑着抚摸着怀里的兔子。

林鱼心理有些怪异。

“听闻大人要出征了,大人小心,望你凯旋而归。”南妃道。

林鱼心理更是疑惑了,“南妃……”

“这个锦囊送与大人,等大人到了边关时,在拿出来吧。”南妃递了一个锦囊过来。

“谢谢…”林鱼接过。

出了皇宫,见到宫门外的沈慕寒,十来岁的孩子,已经长的一米七的个了。

看到林鱼,沈慕寒没在像小时候那样,在叫林鱼娘亲了,也许是知道林鱼真的是他的娘亲,他再也没办法向从前那般。

“走吧,回去”

“我要去边关,找爹爹”沈慕寒静静的说着。

“听话,在家呆着,我会将你爹爹平安带回来的。”林鱼道。

“我不信你…我能保护我自己。”少年眼中有着固执。

“这臭脾气跟谁学的,明明小时候挺可爱的。”林鱼道。

少年还是静静的看着林鱼,便没有回答林鱼。

“战场不是儿戏,你如今还不能保护自己。”

“我可以”

两人对峙了许久,林鱼开口了,“你若有事,你让你爹爹怎么办,你曾爷爷怎么办?他们只有你了…”

“我就要去”

林鱼无奈,去了趟沈府。

“爹爹…”

“寒儿,你,你怎么来的,咳咳咳,快回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边关,一个营帐里,躺在床上的沈以霖看着突然出现的沈慕寒,有一瞬间的愣住,接着道。

沈慕寒没说话,看向了身后。

沈以霖也看了过去。

“林子瑜,你带寒儿过来的?你怎么可以……”

“他非要跟来,我没办法阻止,又怕他偷偷跟来,当时我更是没法护住他,还不如放他在我眼皮子底下,最起码,我在还能护住他。”林鱼道。

“那你也不能……这里是战场,不是……”

“他那臭脾气是跟你学的吧,我可阻止不了。”林鱼道。

“你…咳咳咳”

“爹爹…”少年给沈以霖顺着气,瞪向了林鱼。

“你好好休息吧,慕寒,留在这照顾你爹爹,不许乱走知道吗?”

“你是女皇派来的主帅?”

“嗯”

“你,要是上战场,小心点……有要了解的,去寻李将军…她会告诉你。”沈以霖知道,自己帮不上忙。

“嗯,你看好他,别让他在军营里晃悠,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嗯”

另一个营帐里,林鱼听着这位李将军对目前形式的介绍后,召集了所有将军开会。

之后,又遣了墨染等人去寻人。

好几天后,林鱼营帐里,热闹非凡。

“子瑜,你怎么来这了,你这好不容易得了个文官,这女皇也是,没事,派你来战场,多危险啊。”云南唠唠叨叨。

一旁,萧媛也是一脸无奈,这么多年不见这,云南还真是半点没变,还是这么关心子瑜。

“没办法,女皇在忙着清理皇权,这个时候可不敢随便叫人接手大军,万一让哪位王爷得了助力,那她可不就得完?”

“不会吧,这么严峻?”

“不然你以为,她至于诈死,试探那些王爷?可惜啊,每一个能经受得住皇位的诱惑,这下好了,直接出局了。”林鱼道。

“我还以为那是别人乱传的消息呢,没想到是真的啊?这皇家可真不是人待的。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硬刚?不太好吧?”云南感叹道。

“你们有什么想法?”

“这仗要真打起来,只怕还不知道是输是赢,只是如今的亿灵国,需要时间,内忧外患的,稍一不注意,军心不稳。”萧媛道。

“嗯,所以,这仗不能输啊。”

“你打算怎么打?”听到林鱼这话,萧媛看向她。

“这个,就得靠我们萧将军了。”林鱼看向她。

“我?打仗,我在行,出谋划策,我可不行。”萧媛摇摇头。

“不让你出谋划策,知道这次郑南国主力军都有谁吗?”

“嗯?不会是……冷芳?”萧媛反应过来。

“安排一下,见个面吧,这么多年不见,说实话,不知是什么光景哦,会不会在战场上见到啊。”萧媛道。

战争,便没有持续多久,可能是因为亿灵国便没有如郑南国所愿大乱起来,再加上又有林鱼在这坐镇,打了几场小规模的战争,是萧媛与冷芳对上的,两人都手下留情了,就跟玩家家似的,再加上有南妃的锦囊,林鱼不慌不忙的部署着。之后,郑南国草草收兵。之后,郑南国那边,收到了消息,直接收兵撤回。

等回到军营,林鱼才知道,原来是南妃娘娘亿灵国皇宫自焚,亿灵国先行出手,直接挑破南妃通风报信一事,郑南国被放在了火上,面对着其他国的藐视,只能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