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被甩了(1 / 1)

陈文轩知道她姑姑应该是担心他哥,所以想知道更多,还有点埋怨胡桃的意思,毕竟他哥一直不正常,他赶紧解释道:

“是这样的,胡桃是个特别有钱的女孩,她靠写书自己挣了好几百万,前段时间不是哥的酒店遭遇火灾,然后他的新项目准备动工,特别特别缺钱,听说资金链都断了,我哥愁得头发都大把大把的掉。”

“什么,这么严重,他怎么什么都没跟家里人说。”秦苏悦急了,知道儿子的酒店出事了,但听说没出人命,所以也没多管。

凌峰道:“好了,别急先听轩轩说完。”

秦苏悦才安静了下来。

陈文轩又接着道:“我哥不是资金链断了嘛,然后胡桃就把自己挣的五百多万给了哥,让他去应急。

这个胡桃吧也是傻,也不给自己留点,这次回家过年,听说她妈妈摔倒撞了头住院了,没钱交医药费。”

说道这里几个人又提起心来,觉得这女孩还真有点傻。

接着陈文轩又道:“没钱了,只能想办法借啊,她又想道我哥本来现在特别缺钱,不好意思找他拿钱,就找了她的好朋友借了些钱支付了她妈妈的医药费。”

几人听到这里有些糊涂了,胡桃不找辰辰拿钱,想不通他家辰辰干嘛那么激动。

秦苏悦不解的问道:“听你这么说,这个叫胡桃的跟她朋友借钱,辰辰他激动什么,还有这些事情是谁告诉你的?”

陈文轩:“哎,这个事情也怪我,胡桃的朋友就是我女朋友,那天我陪女朋友去游乐场玩,她去卫生间,我拿着她的手机,刚好翻到了两人的聊天记录,然后我就把这个事情告诉我哥了。

我当时就想着我哥作为人家男朋友,人家妈妈生病住院,我哥又拿了人家那么多钱,人家有困难肯定得想办法帮一下的,也不知道中间出了什么事情,我哥变成这样。”

一直没有说话的秦子华道:“照这样说,人家女孩也没错啊,也还算仗义,辰辰这是抽哪门子的疯。”

陈文轩的妈妈文梓雪道:“你懂什么,你没听到关键字吗?辰辰跟那个叫胡桃的正在交往,两人是男女朋友的关系,自己女朋友出事第一时间不找他帮忙,把辰辰放什么位置啊,这不是男人的那点自尊心在作祟吗?”

陈文轩也道:“也是哦,我哥可喜欢胡桃了,出事不找他,感觉有点怪怪的,要是我女朋友出事不找我帮忙,找其他人,我肯定会吃醋的。”

这时一直没说话的凌夜星插了一句:“你们都别纠结这些了,刚刚我哥不是一直在嚷嚷说胡桃嫁给别人了吗?”

他这句话一出,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拉了回来。

秦苏悦:“对哦,刚刚辰辰一直在说胡桃嫁给别人不要他了,所以才刺激到他了。”

凌峰道:“哼,活该,脾气那么大,谁会喜欢他,人家女孩不要他也正常。”

凌夜辰他外婆陈文丽听了这句话不高兴了,沉默了一晚的老人终于开口道:“没事,只要我孙子喜欢,绑也要把人绑过来给咱孙子。”

一群人没想到七老八十的老太太了还能说出这样的话,宠孙子没下限了。

凌夜辰他外公道:“好了,老婆子,别掺合儿孙的事情了,还有你们几个也别纠结了,赶紧休息去吧,再吵吵就得把辰辰给吵醒了。”

又朝陈文轩道:“明早轩轩去问问两人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要是有误会,帮帮你哥,他好不容易有个喜欢的女孩,得支持。”

最后又朝自己女儿秦苏悦道:“我今晚是看出来了,辰辰不喜欢今晚叫过来那女孩,你就别强迫辰辰了,他现在好不容易好了一些,你别又搞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出来刺激我外孙。”

说完这些话,凌夜辰的外公秦枫才拉着老伴去休息了。

两个老人走后,就剩其他几个年轻的。

说道胡桃嫁人这个事情,陈文轩真的太好奇了,他想马上知道答案,所以他当着所有人的面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陈文轩莫名的紧张,他终于知道他为什么那么紧张了。

因为电话一接通,就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你好,请问您是?”

陈文轩开的是扩音,在座的所有人都听到了。

他紧张的看了一眼他姑姑,感觉情绪不太好。

他硬着头皮问了一句:“你好,这个是胡桃的手机吗?我想找一下胡桃,我是她同学。”

接着对面传来:“哦,不好意思,桃子已经睡下了,有什么事明天再打过来吧。”

陈文轩听到这赶紧把电话给挂断。

秦苏悦就道:“看来辰辰说的是真的啊,人家女孩真嫁别人了,看来我家辰辰没戏了。”

人就是这么奇怪,刚知道胡桃是自家儿子女朋友时还在想能不能配得上儿子,现在知道人家都嫁人了,完全不喜欢自家儿子时,又觉得心里不舒服,毕竟觉得自家儿子真的很优秀,有些想不通为什么不选择自家儿子。

凌峰道:“人家又没说什么,要是接电话是人家哥哥或弟弟呢?”

秦苏悦反驳道:“这还不明显吗?都快凌晨了,除了男朋友或是老公外,谁会在旁边啊。”

因为这个电话,凌夜辰家里人都确定了他家辰辰是被人甩了,今晚才喝闷酒的。

陈文轩跟凌夜星还是不敢相信胡桃会突然出轨另一个男人。

两人晚上躺在床上还在讨论这个事情。

陈文轩一家人就睡在凌夜辰家了。

凌夜星偏要跟陈文轩紧一间房。

他是想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轩哥,你记得没,我哥跟我嫂子可是领了结婚证的,嫂子要嫁人也该找我哥先去领离婚证吧?”

陈文轩想想也对,但又没法解释今晚接胡桃电话的是个男人,而且还说胡桃已经睡着了。

想了一会想不通,说道:“好了,先睡吧,明天我再问问什么情况,平时就能看得出来,虽然胡桃没心没肺的,但对哥还是真心的,不然她当初也不会为了帮哥,把所有的钱拿出来吧。

哎,不想了,先睡吧。”

原本的元宵节,以鸡飞狗跳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