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结案(1 / 1)

李北笙这一回可是连抓了三个案子的凶手,也算是立了大功,升职升官指日可待。

牢房的衙役也都狗腿了起来,上赶着巴结。

所以本该是按预约顺序安排的审问室,就这么让她先进了。

但物竞天择,也是这个朝代的生存法则呢!

李北笙走进去的时候,小男孩已经被绑在椅子上了。

她蹲下身子与他平视。

小男孩开口说道:“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李北笙对上他的眼睛:“从你说住在吴寡妇后门开始。吴寡妇家后门透风,你若是真的在那儿待了有段时间,头发必定蓬乱,但你当时没有。”

“然后你就调查了我?”小男孩浅笑着问道。

李北笙思考了一下还是如实回答道:“没有,你不是我的嫌疑人,我不会探究你说谎的原因。是刚好由当年的案子,查到了你而已。”

李北笙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好了,轮到你回答我的问题了。”

一番询问下来,小男孩非常简洁明了的说出了自己的各项行动,和制定的突发情况发生时的AB计划。

逻辑缜密,语言连贯,确实是此次三件杀人案的主谋。

但关于帮凶,他指认的是王捕头。

而李北笙却立马提出了:“你撒谎。我了解过了。”

那天早集合过后,李北笙就找了王捕头,用这块令牌。

炸出了王捕头在乐坊遇见富商,却被富商以农妇的案件威胁。

原来,当年和富商一起去乡下,并且往农妇房间扔了鞭炮的人,就是王捕头。

他生怕这件事情败露会影响现在的地位,所以和富商发生了争执,情急之下,拔刀反威胁,谁知真的给捅了一刀。

吓得他赶紧跑了。

所以他一直认为人是他杀的,一直想掩盖罪责。

所以他根本不可能和你一起谋划作案。

而从你把令牌给我的那一刻起,你就是想要栽赃嫁祸给他。

目的是借律例之手,处置了他。

这说明帮助你的人,功夫一定不如他是吗?

小男孩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有些渗人的说道:“李北笙,我对你很满意······”

李北笙没有回复他的话:“那个人,是吕捕快吧。”

小男孩的瞳孔微缩。

李北笙立马知道自己的猜测对了。

一开始就有些奇怪了,吕捕快就算心再大,可王捕头怎么说也都是他亲戚。

在她这样一个可能存在竞争关系的外人面前,怎么说也应该是帮亲戚的。

怎么会和她说那么多,还把案件的一些细节都告诉了她。

明里暗里都指着王捕头的奇怪之处。

所以呢,说说吕捕快和你的关系。

小男孩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深呼吸了一下,说道:“当年那件事,王捕头让吕家人顶锅了。”

审到这里,案件的一切都明了了。那件嫁衣也只有做车马生意的吕家可以顺过来了。

签了字据画了押,接下来的,就交给官府去审判。

离开的时候,李北笙走出去几步,又折了回来。

“对了,还没有问过,你的名字。”

那小男孩抬头看向她,郑重的说道:“顾向南,我叫顾向南!”

李北笙也笑着回了句:“你好顾向南,你很聪明,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我还是挺想和你比划比划的。”

说完就离开了审讯室。

案子办完了,本就会给安排休息时间,但王婶这个情况,谁又放心的下呢。

贾德才已经把南城最好的大夫都请过来了,只盼病情有所好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