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至云何寺(第一更)(1 / 1)

一缕朝阳洒下,金光万丈。

天边晨曦微露,人间晦暗尽退。

一声厉喝陡然撕碎了天地间的宁静,惊动了飞鸟,林间万兽蹿跳,一场未尽的惨烈追杀。

“皇上有令,黑石中人,格杀勿论!”

听到身后来路传来的声音,苏青眼神阴沉,看了眼身旁一个个疲于奔逃的众人,紧了紧手里的剑。

“你们先走,去云何寺!”

留下一句话,他扭头几个起落纵跳,窜上一颗树的枝头,屏息凝神,眼露杀机。

山路崎岖坎坷,马匹难行,苏青匿身在树干后头,也不多说,只是给了银铃一个放心的眼神,已开始暗自缓和气息,凝聚着力量,等待追兵。

“追!快追!”

听着越来越近的声音,又看了看已远去的众人,他只用袖子擦了擦剑身,只是袍袖已被血水染红,如何擦的干净,白皙的脸上亦满是血污,他自嘲一笑,好不容易才掌握了黑石大权,可一天都不到,便已被人追杀的似过街老鼠一样,当真可笑。

“看来这权势还是不够大啊。”

眼中忽露狞色,苏青看也不看,双腿夹着树干,倒挂滑下,听着树下的脚步声,似从天而降,剑锋青寒之光此刻大胜,只将一人从头到尾一分两半,斩杀当场。

“在这里!”

一声又惊又恐的惊呼陡然响起。

一时间,所有人尽朝他逼来。

顺手摘过那尸体手里的刀,苏青淡淡道:“一群土鸡瓦狗,能奈我何?”

“杀!”

“杀你姥姥!”

吐出一口血沫,苏青运刀使剑。

此话一出,数柄寒刀已朝苏青当头罩来,一个个双目赤红,似是恨极无数同袍命丧苏青刀下,欲要除之而后快,将他剁碎成烂泥,

可扑到近前刀还没落下,一截青影倏然化作百点吞吐明灭的青芒,如化三尺青蛇,咬向他们的喉头,剑光霍霍,剑风瑟瑟,剑身之上竟似有青光亮起。

下一刻,苏青神态平静从容,抖了抖剑,血珠溅落,而他身旁那劈下的刀光却似凝固在了原地,然后坠地,盖因那些刀的主人此刻无不眼若铜铃,几乎瞪圆了眼珠子,像是要自眼眶中落出来一样,就好像死鱼的眼睛,大口呼吸着空气,奈何每吸一口,喉咙里就有热血溢出,堵的他们窒息。

喉头俱是多了血窟窿。

不知什么时候,他的快剑已精进到如此地步,虽说内息初试,可现在使来,却有种如虎添翼的畅快,丹田之气如热流袭遍四肢百骸,苏青只觉得疲态尽消。

“杀啊!”

刀光再来,红影扬逸,苏青已飘飞而退,带起一股扑鼻的血腥气,左手再动,白芒乍亮,刀影已如一片繁花似的幻起,那吆喝之人的声音戛然而止,半张脸血肉倏忽尽去,只剩下血淋淋的骨头,被剔了个干净,惨叫中被一剑刺死。

追敌并不多,不过十余人,皆乃身手不凡之辈,自京城尾随至此。

恐怕也是宫中高手。

“嗖嗖嗖~”

刚一停下,已有数道暗器射来。

苏青翻刀挽剑,剑花刀影之下,空中火星一亮,几个飞镖已被他打了下来。

足尖一压一踢,一个飞镖立马激飞出去,打在一人身上,溅起一蓬血花。

这些人,全都是黑石杀手的打扮,黑衣蒙面,当中一人身披斗篷,居然是转轮王的打扮,手握转轮剑,发出隆隆轰鸣之声。

想来,那幕后之人本是想替换掉他们,只是不知为何改变了主意,多半是怕所做事迹败露,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斩尽杀绝,抹掉他们这些污点。

苏青眼睛一亮,直逼过去。

“嗡!”

那人剑法竟是极为不俗,转轮剑一横,不退反迎。

苏青挥剑刺死一人,拧身一避,刀剑相交,发出一声刺耳颤鸣。“你既能顶替转轮王,想必一定是那人身边心腹,正好,我先宰了你,再宰了你那位主子!”

“大胆!”

他不说还好,一说,斗篷下就听一声尖利阴柔的公鸭嗓怒喝开口,听的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又是一个太监。

“你看我敢不敢!”

苏青轻笑着,刀剑齐舞,身前光影漫天而起,两道飞虹,一青一白似极了流光飞电,只在那人眼前飞舞缭乱。

一行十余人,转眼死伤殆尽。

“砰!”

连斩快劈之下,一声声刀剑碰撞交击之声,快如急风骤雨,迫的那人连连后退,苏青此刻凶性大起。

“快,再快点!”

猝然。

“啊!”

就见几截断指抛散落地,沾满血泥,转轮剑脱手飞出,“夺”的顶入一根苍劲树干。

“这么慢,你怎么做转轮王啊!”

苏青扛剑提刀,淡淡道。

“送你上路!”

他眸子一眯,不等对方开口,刀刃已在掌心打着旋,如被吸附住了一样,划过那人脖颈。

“扑通!”

对方双膝一曲,已跪倒在地。

苏青胸膛起伏,呼出一口浊气,已把手伸进对方怀中,摸索了一下,还真就让他摸出个腰牌,兜帽一掀,底下那张脸,赫然面净无须,涂着脂粉,阴柔极了。

眼神变幻。

苏青沉吟片刻,手中刀锋一卷,已自这人脸颊边沿割过,下刀轻巧,只沿着转了一圈,一张完完整整的脸皮便被剥了下来。

又将此人的衣裳斗篷,和转轮剑收起,连同尸首处理掉,他这才动身而回,赶向“云何寺”。

一口气奔出两三里地,但见山林间坐落着一间破落的寺庙,此间香火不旺,规模不大,存于荒山野岭,远离俗世,久居世外,寺中主持为一老僧,名为见痴和尚,整座寺庙,香客少有,古旧破落,也只他一个和尚。

“咣——”

钟声回荡。

山林齐肃。

不想还没进去便听到一声凄厉惨叫,苏青心头一惊,只以为寺中也遭逢变故,忙掠了进去,却见一间厢房里,屋里的几人却各自心有戚戚,面色黯淡,狼狈不堪。

惨叫的是连绳。

原来他疮毒发作,痛的凄厉哀嚎不停,在地上连连打滚,状似厉鬼,众人按都按不住,浑身抓挠的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见到苏青回来,银铃如见救星,忙赶上来,语含哭腔道:“先生,救救我师傅吧!”

苏青走到近前,就见连绳半撩开的衣襟下,胸口上长着一个巨大的烂疮,像是颗毒瘤般外渗着发黄的脓血,大如巴掌,皮腐肉烂,已被人划开,散发着阵阵恶臭,让人观之心悸。

昨夜他在城头为护绳索,身负数刀,但最要命的还是一处剑伤,恐怕是在被追杀时受的。

起初他强撑着不言不语,等赶到“云何寺”的时候这才倒下,吐出来的全是血。

苏青也是瞧的心有不忍,何况昨夜全赖此人施以援手,众人才得以逃脱,他尝试着以微薄的内力,渡入对方体内,沿着足少阴肾经行了一遍,才见连绳惨叫慢慢消下,胸口淌出一大滩脓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