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黑手皇帝(第二更)(1 / 1)

“哇——咳咳——”

连绳躺卧在地,口中大口呛血,眼神灰黯,面色惨白,无神的望着屋顶。

苏青道:“可惜,恶瘤深重,没办法了!”

连绳木然道:“我知道!”

“师——师傅——”

银铃趴在他身旁,想给他上药,却又无从下手,这烂疮溃散,早已深入肺腑,药石无救,昨夜又是恶战连连,如今伤病交加,只怕油尽灯枯就在眼前。

“你还认我作师傅?”

黯淡的眼珠子一转,连绳望向银铃,灰败的脸色竟又恢复几分红润的趋势。

银铃含着泪,已说不出话,却忙点着头。

“唉!”

连绳挣扎坐起,倚着木柱,自嘲笑道:“有什么好哭的?我一生杀人无数,作了太多孽,无牵无挂,想不到临了到头,你这小丫头还肯为我流泪,也没什么遗憾了!”

他脸上挂笑,竟有容光焕发之相。

可越是这样,所有人却越是默然。

不过是回光返照罢了。

银铃哭成了泪人。

“对不起——”

连绳摇摇头。

“你若学我那般为恶,才是我最不愿看到的,我一身所学多已倾囊相授,只是戏法之道你莫要学我,个中所用之物,多沾毒性,久用伤身,便是如我这般下场!”

“人杀的多了,死的也快些,一报还一报,看来真有报应一说!”

他仰起头,眼中神华豁然璀璨到一个极致。

“值了,我这一生,从未做过好事,只是为自己而活,杀了一辈子的人,如今最后做的一件事居然救人,老天还真是待我不薄!”

“师傅?”

银铃忙去招呼。

连绳却仿佛充耳不闻,魔怔了似的,嘴里只是喃喃自语:“其实,感觉救人的滋味也不错——做个好人也还行——我突然有些后悔了——嘿嘿——”

只似那油尽灯枯时最后一点极致光亮,亮的极快,黯的也快,不一会,连绳明亮的眼睛飞快黯去,口中喃喃话语,渐归无声。

死了。

“罢了,罢了,和尚送送你吧!”

门外,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叹息一声,走了进来,握起连绳右手,口中已在默念往生咒,左手捻动着念珠。

苏青在旁亦看的沉默复杂,眼露叹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此人虽为恶一世,临死前幡然悔悟亦是不晚,其他人也是一言不发,有种兔死狐悲的怅然,争名夺利,争来争去,不还是得死。

待到老和尚超度完。

“这位施主临死之前,能有所悟,得享安乐,实在令和尚我好不羡慕!”

苏青吞了口喉中腥甜,倚着门靠坐了下来,三番两次暴发,便是他也觉得疲累虚弱,何况满身的伤,只一坐下,这身子就和快要散了一样。

银铃望着连绳的尸体抹了把泪,又端来一盆温水,走到苏青身旁,她用剪刀小心翼翼的剪下苏青身上那被血水浸透黏着皮肉的衣裳,然后似看到什么吓人的东西,小脸又是一白。

往日不曾得见,所有人皆为苏青那天人化生般的相貌所迷,不想这衣裳一点点的剪开,才见那血肉之躯上,竟是满布一条条纵横交错,长短不一的伤疤,其中又以刀伤为最,还有剑伤,瞧着有些年头了,如今再添新伤,仿佛从刀山剑林中滚过似的,已无一处完好。

看的人触目惊心,不寒而栗。

银铃小心翼翼的替他擦洗着伤口,眼睛里的叭嗒叭嗒的落着泪珠。

“怎么又哭了?与死比起来,痛又算得了什么!”苏青如今气虚力疲,望了眼瞑目安息的连绳,实在是有些心疼眼前这个孩子。

银铃擦洗着那一条条血口子,埋着头,啜泣着低声道:“我本以为先生生的这般好看,必然会少受苦楚,如今看来先生也吃过很多苦啊,这么多刀口子,得多疼啊!”

苏青叹口气,苦笑道:“众生皆苦,我又岂能置身事外,不过凡夫俗子罢了!”

“说得好!”

个老和尚转过身来,道:“不为众生,怎知众生之苦,看来施主慧根深厚,悟性非凡呐,还望日后刀剑之下,每每杀生,能念及今日所受之痛楚,留有慈悲之心!”

“见痴大师!”

苏青叹道:“这罗摩遗体,今日还予大师!”

老和尚呵呵一笑。

“此物于我无用,不过是把杀人的刀罢了,但还需尘归尘,土归土,终究得入土!”

他又看看一旁连绳的尸体。

“生未必乐,死未必苦,我且安葬了这位施主吧!”

银铃的爹也忙去搭把手。

“怎么会这样?”

雷彬的妻子名叫田青彤,此刻抱着入睡的儿子神情凄然苦楚,像是受了莫大打击,她肩头中箭,适才刚取出来,此刻有些魂不守舍。

“你都知道些什么?”

张人凤死死瞪向苏青,他已换了副面貌,与那细雨一般。

江湖之地,鱼龙虾蟹尽在其中,既有高人,亦有庸人,还有俗人,以及能人、奇人。

传言,据说淮水之上,有一楼船,常年浪迹于江河之中,从不履足大地,其内便居有一位李姓奇人,自号鬼手,医术冠绝当世,有起死回生之能,更兼一门奇技,可替人易容换骨,技艺高超,前后判若两人。

想必这二人便是找了这李鬼手易容换貌,以便销声匿迹,摆脱黑石的追杀,可惜昨夜一战,怕是前功尽弃了。

“真是可笑,想不到我日思夜想要杀的人,如今居然被我救了!”

他忽的腾然起身,剑指苏青,厉声问道:“当初,是否亦是你救我?我见你背负双刀,与救我那人极为相似!”

苏青看向他,四目相对,轻声道:

“是我!”

“如今既然到了如此地步,那我就不藏着掖着了!”他有气无力的轻声道:“今日之事,盖因我探知了转轮王身后之人而起,他本是宫中九品信差,宦官一流,如何练就了那么一身武功?何况,历年来黑石所收银钱皆乃巨额,去处不明!”

“没想到,对方会早做布置,恐怕是担心事迹败漏,民心朝野动荡,想要抹出咱们这些污点,我猜,现在天下四方只怕都在大肆剿杀黑石杀手!”

张人凤脸色早已难看的吓人,涩声道:“你是说黑石背后的人是?”

苏青瞥向他,轻声道:

“皇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