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是要吓死谁(1 / 1)

海蓝时现鲸 笑舞青衣 1038 字 2个月前

知道从苏景跟何遇两个二愣子身上是探不到什么了,安琪转身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了陈默身上,三步两步走过去拉起陈默的胳膊反复看着,嘴里还不停嘟囔着:“这也没缺胳膊少腿的呀,怎么就住进医院了呢?”

“哎,你能不能悠着点点,默默这还打着点滴呢?”一看安琪的动作,苏景哪里还顾得上生闷气,赶紧抓着她的胳膊将其拉到一边。

瞧着点滴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安琪也就松了口气:“默默,你到底是怎么了?”

“没什么大事,就是最近太累了,有点心律不齐。”陈默说得很轻松,似乎住进医院这是就是苏景他们小题大作了。

“呵。”

“你又怎么了?渴了就去喝水,少在这儿阴阳怪气的。”苏景的出声让安琪狠狠怼了回去,呵呵呵,呵什么呵。

苏景板着一张脸不再说话了,只是一双眼睛紧盯着陈默,奶凶奶凶的。什么有点,什么心律不齐,这可真会睁着眼说瞎话,心率都要乱成二维码了还在淡定扯谎,果然孩子不能惯着,一天不打都不行。

“我阴阳怪气?我这是被某人不听话给气得。你说说,从小到大,我跟英子有要求过你好好学习吗?那次不是跟你说身体最重要,不要过分关注成绩。你呢?你倒好看,趁着英子跟刘叔不注意,自己偷偷熬夜复习,药也不喝,饭也不好好吃,把自己折腾进医院了还不当回事。有你这样不听话的孩子吗?”

把心里的怨气发泄出来,苏景的脸色也好了不少,抿着唇给陈默倒上水:“喝水,嘴唇都起皮了。”

最怕哥哥突然的关怀,陈默心里突然开始心虚起来,食指屈起轻轻碰了一下鼻尖:“我这不是怕赶不上进度嘛。本来因为经常请假落下了不少功课,再不努力岂不是更跟不上了。”

“都是复习又没有要学的新东西你跟什么?”

“这不是要查缺补漏嘛。”

这俩人一来一回的,安琪他们可算是明白原因了,原来真的是因为学习把自己折腾进医院的呀,真不知道是该夸奖还是批评好了。只是,熬几次夜就住院,这是不是有点......

“金儿,你这体格也太差了吧,我也经常熬夜打游戏看小说的,这不也活蹦乱跳的。你以后可要好好锻炼身体才行。”

“她能跟你一样吗?她.......”苏景下意识反驳,但又想起陈默的顾虑,生生将要说的话给吞了回去。

“有什么不一样的!”

“因为我这里有问题啊。”陈默笑着指了指自己胸口的位置,苏景抓着衣角的手背上冒起青筋,他这千瞒万藏的,没想到自家妹子这么轻易就自爆了。

“一出生就带的毛病,倒不是什么大碍,就是平时得好好养着,不能剧烈运动,不能受太大的刺激,不能吃太多辛辣油腻的,不能.......反正需要注意的事情很多,不然就跟现在一样了。”陈默无奈摊手,看到安琪三个人震惊的样子,嘴角的笑意一直挂着:“回神了,你们这是吓着了吗?”

“你怎么从来都没有说过。”信息来的有点太突然,脑容量一时不够,安琪盯着陈默嘴角的微笑,怎么看怎么苦涩。妈的,鼻子突然有点酸是怎么回事?

“我说过了呀,只是......”

只是他们从来都没有当回事,全都以为是陈默在开玩笑了。现下想来陈默也的确向他们暗示过多次自己的身体状况,都被他们嘻嘻哈哈划过去了。这会儿不知道是该怪陈默不坦白还是怪自己太马虎了。

“你他妈......是要吓死谁?”安琪似乎也被传染,这心跳频率......

“没事的,你们不用担心,我这就是作息紊乱造成的,休息几天就好了。”

安琪偷偷仰头避回已经到眼眶的湿热,也体会到了苏景此刻的心情,闷着头拉了个凳子坐在陈默旁边。一声不吭地拿着水果刀给她削苹果,只是这动作,怎么看怎么带了点咬牙切齿的劲儿。

等一个苹果被削的只剩果核了,安琪仔细端详了一下自己的杰作,放轻动作将所有的狼藉扔进垃圾桶,看了一眼四周,这才出声:“三水呢?他怎么不在这儿?”

反常,今天的一切都很反常。

“她应该还不知道呢,我一出考场就直接进医院了,还没来得及跟他联系呢。”陈默坐着就要探身拿自己的书包。考试之前他们约好了要在一中门口见面的,现在她在医院躺着了,那个傻子不会还在学校门口等着吧。

只是没注意,何遇在她说完之后飘忽的眼神以及窘迫的表情。

“你又要做什么?就不能老实点吗?”苏景摁住她乱动的手,担心地看着头顶的输液瓶,生怕出什么问题。

“我给他打个电话,不能让他一直在外面等着。”

“我给他打了,关机。”苏景继续摁着陈默的胳膊,别扭十足地回复。

“不用担心了,见不到你他肯定就回家了,三水哪里会这么傻一直在原地等着。”安琪说完空气静止了几秒钟,依着对陈默的了解,她从所有人眼中解读出了同样的讯息,不,他会的,那个倔脾气的傻子他一定会的。

“天气预报说下午有雨的。”陈默小声嘀咕着,虽然考完试外面还是晴朗灿烂的,但六月的天,多变是特点,万一突然就下了呢。

眼见着陈默面上显现出焦急,安琪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别着急,我再给他打个电话看看。”

果然,还是关机,冰凉的机械女生帮安琪染上了暴躁。

“靠,最好别让我找到他,不然我一定把他的头直接拧下来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安琪烦躁地在病房走了几步,抓起床边的外套:“我出去看看。”

好在医院离学校并不算远,安琪跑一趟也不算什么,主要是她实在不忍心看陈默生着病还担心杨三水,而且她临走还拉着杨旭跟何遇两个人,有什么好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