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1 / 1)

海蓝时现鲸 笑舞青衣 1046 字 1个月前

余光瞥到妈妈离开,杨辰淼直接坐了起来,揉了揉发热得眼眶,也没了打游戏的性质,盯着自己的手指发呆,脑海里不受控制地浮现出自己不愿回忆的画面,挥都挥不去。仰倒在床上,杨辰淼暗自想,默默现在应该也是不想见到他的吧,谁会想要被打扰啊。

唉,越想越难过。

六月的最后一天,灰蒙蒙的天阴沉的仿佛要倾倒下来一般,或许是因为昨天晚上下了场雨的缘故,冲刷掉了长久以来的闷热,空气里带着久违的凉爽。

“金儿,你真的要走吗?那我们岂不是有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了。”车站门口,安琪拉着陈默的手抿着唇表示自己的不舍,结果被看不下去的苏景直接上手拉开两个人的距离:“干什么呢,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又不是以后不会见面了。”

“那也要好久才能见面呀,就不能不去吗?”安琪已经用上之前嗤之以鼻的撒娇了,陈默还是不为所动,笑着冲她摇头。

“必须要去一趟的,姥姥知道了我住院的情况很担心,一定要我去住一段时间。”陈默拍了拍安琪的肩膀:“放心好了,不出两个月咱们又能见面了。而且离得也不远,你完全可以去找我们玩的。”

“那我去了是不是就可以跟你一起去抓野兔掏鸟窝了?下河捞鱼?上山采花?”之前电视剧里欢快的乡下生活涌入脑海,安琪眼睛一下子亮了。

“放弃吧,你想的一样都没有。”苏景很不客气地打断了安琪的幻想,这都是什么奇奇怪怪的想法,疯了吧。

“呵,太无趣了。”安琪气的打他,专门破坏别人的兴致,怎一个欠揍能形容的了。

几个人窝在一起天南海北的聊着,直到看着蓝色的车子带着售票员的呼喊缓缓驶来,安琪拉着陈默的胳膊满脸愁容,又看她心不在焉不在意自己的样子,撇着嘴争取关注:“金儿,你在看什么呢?”

“没什么。”

“要么说你不适合说谎呢。”这躲闪的小眼神,是个人都能看出有问题.

“是不是在找三水?”安琪揽着她的肩膀闷着声音:“不用找了,他今天不会过来了。我刚还翻到了何文冉的动态,他们班组织聚会,三水应该也去了。”

陈默藏在衣袖里的手指微微蜷缩,没等安琪仔细询问最近杨辰淼的反常,她就轻轻拿开了安琪的手,拉着苏景往前走:“车来了,我们走了。你们有时间可以去找我们玩。”

说完拉着还没反应过来的苏景头也不回的上了车,安琪对着汽车的后尾疯狂招手,也不管那俩人能不能听得到:“到家记得发个消息。报志愿的时候一定要联系,我们说好大学要在一起的。”

安琪的声音满满消散于风中,车站来往的人有听到声音转头看过来的,看到是几个小孩,禁不住抿唇笑,谁还没有个相互约定的人和事了。

在一边充当背景板的何遇看着车慢慢驶远,抄着口袋转身:“走了。”

“去哪儿?”

“游戏厅,去吗?”何遇转过身询问,晃了晃口袋里的东西,叮叮当当作响。

安琪眼里的亮光一闪而逝,而后很是愤懑的摆手:“你自己去吧,我要去找三水,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电话不接,短信不回的,难不成高考发挥失常没有脸见咱们这些人了?”多大的事啊,这些人又不会嘲笑他。

何遇叹了口气,这个冲动又莽撞的安大小姐啊。伸手将安琪揽过来,搭着她的肩头缓缓问道:“你给三水打电话是不是一直占线?”

“你也是?”安琪顿了一下,下意识拿起手机拨打电话,被一直跟在后面的杨旭拦住,手机放在耳边,熟悉的忙音敲击着本就烦躁的内心。安琪甩开他的手,将手机放回口袋,怒气直接挂在眉眼之间:“靠,他是把我们都拉进黑名单了吧。”

“靠!”安琪忍不住抓了抓头发:“至于吗,有什么事说开不就好了,再大的事一起商量解决嘛。”实在不明白杨三水的脑残做法。

“多大点事,生什么气。”何遇很淡定,后退几步揽上杨旭,说出了让自己都倒牙的一句话:“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感受到安琪步伐的停顿,何遇叹了口气:“多正常的一件事,六月分离月,在这个说再见的十字路口上,高考本来就是显眼的路标。走过了这道口,身边的人哪里会一直在的。再亲密的情侣也会分手,好朋友总有一天也会分道扬镳,你跟我,跟杨旭,跟陈默,总有一天会生疏,可能现在,可能以后的某一天。有的时候连个理由都不需要。”

“你快别说了。”安琪听不下去了,为什么要莫名其面说这些丧气话,说到底,还是要怪杨辰淼这个脑子进水的臭小子。越想越气,安琪甩下这两个人快走离开。

A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如果有心要躲着一个人,说起来也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杨辰淼这几天就深刻认识到了这个道理。起初他一直像个乌龟一样窝在家里避开所有人,但缠着陈默的意识根深蒂固,再加上实在耐力有限,陈默跟苏景也没再主动联系他,将游戏玩到被人举报的杨辰淼终于忍不住了,楼上楼下来回跑,小腿都跑细一圈了也没能见到陈默一面,就连他们之前经常去的“自习”场所,换了好几拨人也始终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那个一直嫌弃他的默默,似乎真的不要他,无端的生出惶恐。

不过也不是毫无收获,因为这几天出门帮忙买东西,打水,拿快递的次数多了,自家老妈看他的目光都变温柔了,以为在家呆了一个假期臭小子终于体会到了家长的不容易,学会分担家务了。儿子的懂事甚至让她选择性遗忘了这厮糟糕的成绩,变着法的给他做好吃的鼓励他好好干活。但是关于楼下默默一家的事情,只字不提,杨辰淼就算想套话,也找不到合适的突破口。

郁闷至极,没有陈默在的日子,更是无聊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