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禁欲和尚坠凡尘(15)(1 / 1)

香味对,人却不对。

总觉得漏了哪个地方,看来还需要再套路一下,也许这个绿芙姑娘也知道一些其他事。

“公子真会说笑,奴家可不是这么随便的人。”

虽说她很想和这位公子共度一宵,可破了身,那她可能就不值钱了,妈妈也会让她不停的接客。

不能为了一点私欲,就变得像姐姐一样,人不人鬼不鬼的。

苏蜜蜜没想到她还挺警惕的,不由得嗤笑一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撑着脑袋神情地望着绿芙姑娘。

被这么一个好看的公子盯着,还挺幸福的,还没等她陷入自己的幻想,苏蜜蜜就开了口:“绿芙姑娘身上涂得什么香粉?我在京城都没见过,第一次闻就被深深吸引了。”

原来又是一个来问香粉的。

绿芙咬着唇瓣,看了一眼梳妆台那盒姐姐给她的香粉,也的确因为这香粉给媚香阁招揽了不少客人,可依旧没姐姐的千香楼生意好。

甚是嘲讽。

她还是靠着姐姐一步一步走上来的,而且这香粉她从来不知是怎么做出来。

绿芙掩藏住眼底的失落,笑道:“公子恐怕让你失望了,奴家并不知道这香粉是什么制作的,就是丫鬟在香粉店随便拿的,若是公子喜欢,我让她带你去买两盒?”

看来问不出结果了,苏蜜蜜觉得也没必要问下去了,就从袖中拿出一个锦盒,拉着绿芙的手,放到她手心。

“今日有事,改日再来看姑娘,到时候想听听姑娘抚琴可好?”

“好,那奴家在这里等公子。”

两人相谈甚欢,不知不觉时间比不多了,苏蜜蜜就准备离开,经过走廊,被另一个吵闹的房间吸引了。

有戏看,她怎么可能不喜欢?

原来,是沐晚星找了过来,闯进二楼包房,就看到她的男人在和其他女人卿卿我我,气得沐晚星拔出剑对着那个女子砍了下去。

若不是千寒看着,还真真闹出人命。

要不是都是她徒儿,这么不想掺和,苏蜜蜜走上前,冷声开口:“住手,都跟我回去。”

“师尊!”千寒和沐晚星没想到在这里遇到师尊,立刻抱拳行了一礼。

沐晚星这才不情不愿地跟在后面,而千寒也因为自己做的错事,脑袋垂着,被他喜欢的两个女子都看到了,他在这里被红楼女子勾引。

他偷偷咬咬牙,想要拉着沐晚星的小手,却被对方躲开了。

也知道理亏,只好默默跟在两人身后。

天暗了下来。

他们随便吃了一点膳食。

房间里的气氛还是怪怪的,桌子围了一圈,而沐晚星却离得远远的,这是闹别扭了?

苏蜜蜜也懒得去问,当下还是赶快查出妖祟,收了为好,掌门师兄传音符告知她三个月后,玉女派召开武林大赛,各个门派徒子徒孙比试比试。

说白了,就是想看看谁带的徒弟厉害。

“你们今日查探的怎么样?”她叹了一口气,直入主题。

看着这几个徒弟,她觉得自己这个做师傅还挺失败,都没好好教过他们修炼。

千寒看了师弟几人,没有上前,于是他对着师尊点点头。

“我问了街头小贩,这一个月就死了五个公子,还都是有一点修为的公子,不过他们有一个特点,都喜欢去红楼消遣,死的时候都是在睡梦中就断气了……”

他在那里叙说,房间气氛变得很紧张,有几人甚至脸色难看。

这几人死状还挺吓人。

想想在睡梦中就死掉了,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苏蜜蜜摸着下巴,思索着,必须先找到那日的绿衣姑娘,才有可能抓住妖祟。

她灵光一闪,用力拍了拍桌面,站了起来,吓得其他几人一跳。

“你们继续查探,最好盯着媚香阁的绿芙姑娘,有什么情况就用传音符,明日,我去晋城南边的森林里查探一番。”

安排好了,她准备赶人休息,突然又想到什么,从乾坤袋掏出基本秘籍,扔给了他们师兄弟几人。

让他们这几日闲的时候修炼打坐,三个月后雪峰玉女派的武林大赛好好表现。

看着手里的秘籍剑法,他们几人很是高兴,抱在怀里退了出去,只有沐晚星眼底闪过一丝狠毒。

这么久才舍得把剑修秘籍给他们,头开始在做什么?

还没有她修炼的魔修厉害。

这几日她没事就偷跑出去,在一个没人的山洞修炼,也不知是不是她天赋异禀,一套套修炼的东西在她脑海里回转。

既然这么不负责,那让她来做仙灵峰峰主。

人走了,苏蜜蜜在床榻上打坐,刚刚沐晚星的眼神不对,浑身上下散发着寒意,像是修炼了什么其他法术。

还等她好好思索,身后不知何时贴近一个人,他轻轻地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似是撒娇。

“诀琰?你变回来了?”苏蜜蜜睁开眸子,收住法术,看向左肩上趴着的脑袋,男子脑袋光溜溜的,却也挡不住他好看。

诀琰薄唇微勾,墨眉星目带笑,就这么不说话一直盯着她。

“小蜜儿,你是希望我变回来,还是不变呢?”

自从那一日两人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诀琰就变了,无论是原来呆愣的模样,还是眼前这妖邪的样子,都让她逃不出魔爪。

果然情与欲分不开。

苏蜜蜜转身,让他从自己肩膀起来,伸手捧住男子的脸,笑了起来:“你明明知道,是你,我就逃不出去,还问这些作甚?”

听到令自己满意的话,诀琰笑了起来,眸中闪着微光,伸手抱住苏蜜蜜的腰肢,低头薄唇压了下来。

“唔……等……等一下,你怎么这么饥色?”

她就不该逗他,现在这趋势这么发展成这样?

苏蜜蜜看着自己赤裸,又看床边跪着的男子也穿着白色里裤,豆大的汗珠在额角滑落。

诀琰委屈地捧起她的小足,亲了一口:“小蜜儿,你舍得哥哥难受吗?你好狠的心啊,只自顾自己舒爽,不管你男人了。”

狗男人撒起娇来还真是让人受不了。

什么叫她舒爽了?她也很累好不好?

还有她可没承认他是她男人。

“自己解决,本仙女乏了。”

苏蜜蜜躺在床榻上,闭上双眼准备休息一下。

突然身上一重,诀琰压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