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禁欲和尚坠凡尘(14)(1 / 1)

她可不觉得他说的是奖励,她怎么觉得这是一种折磨?

苏蜜蜜垂下眼眸,思索着该怎么逃离抉琰的魔爪,两个人的距离太近了,她有点呼吸困难。

男子身上淡淡的竹叶清香就像勾人的媚药,让她红了脸颊,热了耳垂,乱了心房。

“那个……阿琰哥哥,我徒弟还在等我呢,我去看看他们查的怎样了?”

苏蜜蜜低下头,准备从抉琰两臂之间钻出来,却被男子拉进了怀里。

好不容易到嘴的小白兔,这么放走了,他抉琰可是舍不得呢。

还有体内的他在蠢蠢欲动,看来又要一阵子见不到他家小蜜儿了,心里怪不舍的。

抉琰瞬间露出一个委屈的表情,捧着苏蜜蜜的小手放在唇边吻了一下:“小蜜儿,就这么忍心让哥哥难受吗?”

“???”

这秒变小奶狗的模样,还真真让人舍不得,可……他能把下身管住,她还觉得刚才他只是心里难过,现在看来原来是那里难受。

果然,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就知道睡她!

“你难受又不是我难受,我才不陪你玩儿呢,放开我!”她用力两人推开,却怎么也推不开。

她不喜欢这种只有欲没有情的睡觉,她在抉琰看不到爱意,只有单纯想睡她的欲念。

看着她突然闹脾气,抉琰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难道她不喜欢那档子事?

可是上一次她明明也很快乐不是吗?

“为什么?”抉琰拉着她的手不放开,坐在床上看着准备要走的女子,心里空落落的,“难道我比不上他吗?他就是个呆子,我到底哪里不如他?你告诉……”

苏蜜蜜侧着头清清楚楚看到了他眼底的疯狂,再不跑真的来不及了。

她觉得黑化的抉琰就是一个疯子,明明他就是他,他却一直和另一个他比较。

有病!

“我谁也不喜欢。”苏蜜蜜掐了一个抉,消失在原地。

看着房间消失的女子,抉琰挥手将屋子里的桌子拍成碎末,墨黑色的眸子变成了红色,眼中的疯狂怎么也掩盖不住。

小蜜儿是他的,谁也别想和他抢!

**

北街小巷,魅香阁。

千寒一脸愁容的看着这群围过来姑娘,浓烈的香粉味快把他熏晕过去了。

人多口杂,刚刚过来查探一二,却和小师妹走散了。

他本来打算就这么离开的,可一想起师尊让他查探的事情,千寒又忍了下来。

和这群女子周旋。

苏蜜蜜从酒楼走后,心里一直有点烦躁,她是对诀琰有意思,单还不至于爱到那种死去活来的。

感情之事她一向追求顺其自然。

黑化的诀琰只喜欢强迫,让她的脑壳疼死。

她才不是那种睡一觉就可以哄好的。

嗯?那不是她的大徒弟没?怎么在媚香阁消遣了?沐晚星也没在他身边守着。

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苏蜜蜜钻进一家成衣店,换了一身男装,还真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小公子。

她手执纸扇大摇大摆走进了媚香阁,看着里面各色美人,也没发现有穿绿衣的女子,准备在探探,却被眼前一个胖女人挡住了去路。

“小公子第一次来啊,我看你面生呢,是不是听说我们晋城美人多,远道而来偷香的?”

胖女人用手帕在苏蜜蜜脸上轻轻甩了一下,然后捂着嘴笑。

看她这一身价值千金的锦袍,一定是大家公子,看来这一次又可以发财了。

刚刚那手帕上有一股异香,虽然很淡,可苏蜜蜜敏感的嗅觉还是嗅了出来。

她合上纸扇,挑起老鸨的下颌,调笑道:“妈妈还真是猜得很准,不过妈妈身上的香味真好闻,在下还是第一次闻呢。”

无论是多大年纪的女人,肯定都喜欢挺好听的,没想到这小公子人长得俊,说话也甜。

老鸨傲娇地举个兰花指,指了指楼上一个房间。

“这香粉是我们媚香阁花魁绿芙姑娘独家秘方,我也只是趁着她不在,偷偷用了一点儿。”

说起绿芙,老鸨眼中还带着一点嫉妒,不过被她很好地隐藏住。

苏蜜蜜淡笑不语,手指微屈,摩挲着扇柄,看向二楼陷入沉思。

老鸨看着她目不转睛望着二楼,叹了一口气,又一个公子陷入绿芙姑娘的莲花裙下。

“我想见见这绿芙姑娘,不知妈妈可否引荐一下?”苏蜜蜜拍了一下手心,看向老鸨,看她搓捏着手指。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苏蜜蜜从乾坤袋掏出一颗夜明珠扔给了她,就摇着纸扇,嘴唇微勾,大摇大摆上了二楼。

看着手里的夜明珠,老鸨眼睛珠子都快掉了下来,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夜明珠,她立刻将夜明珠藏入袖中,捂得紧紧的,生怕别人和她抢。

苏蜜蜜在二楼转了一圈,每个房间的格局也欣赏了一番,刚走到一个房间门口,就听到千寒的声音。

“姑、姑娘,你不要这样,在下只是想打听一个人……你快把衣服穿上。”千寒紧张地闭上眼睛,虽然这个姑娘长得很好看,那里也很丰满,可惜不是他的菜。

女子穿着肚兜,扭着腰肢坐在千寒腿上,搂着他的脖子,红唇微勾:“公子~都到这个份上了,你还装什么正人君子,难道奴家不美吗?”

她对着千寒脸上吹了一口气,瞬间千寒觉得眼前昏暗,脑袋昏昏的,眼前的女子也变成自己心里所想之人。

千寒激动地摸向女子的脸:“师尊。”

站在门外的苏蜜蜜紧紧皱着眉头,这个大徒弟竟然对她有非分之想?

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还是赶快走吧,可不想再听下去,转身进了绿芙的房间。

“谁?!”正在梳妆的绿芙看见突然闯进她房间的公子,松了一口气,“公子~你这是找谁啊?”

苏蜜蜜似笑非笑望着化妆的绿芙,慢慢优雅地走了过来,拿起梳妆台上的木梳,站在她身后,执起她一撮发丝梳了起来。

看着镜子里的春风齿白的公子,风度翩翩,宛若天人,绿芙娇羞地捂着嘴,她就知道自己绝对比绿荷姐姐受欢迎。

“我当然是为了寻绿芙姑娘呢,不知有没有机会和姑娘共度一晚?”

她一边观察绿芙姑娘的表情,一边偷偷打量着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