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禁欲和尚坠凡尘(13)(1 / 1)

黑长的指甲差一点点就要刺破抉琰的脖子,苏蜜蜜快速飞身过去,拿住了绿衣女子的手腕。

随后,将她扔到了地上,嫌弃地拍了拍手。

抹这么多香粉,快把她熏晕过去了。

苏蜜蜜将床榻上躺着的抉琰扶了起来,检查了身上的伤口,胸前的衣服被野兽的爪子抓破,染红了一片。

“喂,小光头你没事吧?”她拍了拍他的脸颊,看着慢慢苏醒的小和尚,苏蜜蜜松了一口气。

还活着就好。

胸口的痛处让抉琰呼吸难受,看着她着急担心的小脸,他苍白的薄唇也弯了起来。

“我……我没事。”

“你先不要说话,我先将这个妖祟收了。”苏蜜蜜让他靠在床榻的栏杆上,这才唤出斩天剑指着绿衣女子。

这女子身上没有妖气,怎么回事儿?

刚刚她可是清清楚楚看到她溃烂毁掉的脸颊变成完好无损。

绿衣女子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衣裳上的灰尘,一脸兴奋地打量着苏蜜蜜。

抓了一个修为高的小和尚,这有走上门的元婴后期的修士,还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她的脸皮一定好用!

绿衣女子把细长的手指放在唇边,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小姑娘,你的小脸我挺喜欢的,就是不知道用着舒服不舒服?”

说着指甲又化成黑长模样,朝着苏蜜蜜的脸颊袭来,快准狠。

幸好苏蜜蜜知道她的意图,脑袋一歪,对方的长指甲抓空了,转手准备抓她的脖子。

苏蜜蜜手里的斩天剑一挥,直接将对方的袖子割掉一块,乘胜追击,一个翻转,对着对方的肚子踹了一脚。

噗通。

绿衣女子摔倒在桌子前,将桌子砸碎了,她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看了一眼,冷笑起来。

“竟然敢打伤我?找死!”

她起身准备攻击苏蜜蜜,就看到她手中结印,吓得退了几步,剩下一个烟雾弹,从窗户逃走了。

“咳咳咳……”苏蜜蜜挥了挥眼前迷雾,浓烈的香粉味差一点让她嗅觉全失,“逃了?我还没试试新学的法术呢。”

她有点可惜,转身看着脸色苍白的抉琰,赶快走上前,从乾坤袋掏出一颗内伤药丸,又扒开他胸前的衣服,用治疗法术在他胸上施法。

暖暖的,痒痒的。

抉琰感觉胸腔的压迫感慢慢消失,看着眼前女子刚打完架,又用法术给自己治疗,鼻尖溢出一层香汗。

他觉得有一点愧疚,若不是自己大意,也不会被那个妖祟打伤。

不过,关于妖祟有点眉目了,只要抓了那个绿衣女子,顺着线索查,关于晋城十几起男子在睡梦中悄无声息死去,也会水落石出。

抉琰觉得浑身舒爽,准备起身,就看着她身子不稳差点晕倒,吓得他赶快将人拉入怀里。

“蜜儿,你没事吧?”他拿起苏蜜蜜的手腕,把了脉,原来是一下子给他输入太多法术,身体有点虚,“对不起,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了,刚刚那女子……”

她话没说完,就晕了过去,安安静静躺在抉琰怀里。

殊不知她睡着后,男子浑身气质变得不一样,清冷气息全无,变得妖魅邪恶,眼角总是带着笑意。

他弯下身子,将苏蜜蜜拦腰抱起来,看着她的睡颜邪笑一下。

这么久没出来,还挺想她的滋味儿的,那呆子竟然不知道出手,让本尊素了这么久?

修为这么高,还能被一个小小的野兽打伤,真是丢他的脸。

**

“绿荷!你怎么受伤了?”一个穿着黑色帐篷的男子看到洞府前的女子,担忧的语气不是作假。

绿荷捂着胸口又吐了一口血,她伸手让黑子男子扶着她,不过扶她的并不是人手,确实一只带着黄色毛发的兽爪。

“黑封,我没事,就是被一个小小元婴期修士打伤了。”她回想着苏蜜蜜的漂亮脸颊,冷哼了一声,“呵呵,不过,她的脸我很喜欢,想拿过来用用。”

说着她还对着山洞的墙壁挥了一下,瞬间墙上留下深深三道爪痕。

苏蜜蜜查不出她身份很正常,因为她本来就是人类,又不是什么妖祟,真正的妖祟可是她眼前这个怪物,也是她变美的秘密武器。

“绿荷,你不担心,不管你喜欢谁的皮,我黑封都给你拿到!”他把绿荷抱在怀里,却不知趴在他怀里的女子,一脸嫌弃的皱着眉头。

“黑封,你真好。”

“那……我们好久没……可以吗?”

黑封不由分说将女子抱到洞里,很快洞穴里一阵和谐大合唱响了起来。

酒楼五楼客房。

抉琰躺在床榻上,撑着脑袋,身上的袈裟半脱不脱,隐隐露出一点腹肌,他柔情似水地望着旁边躺着的女子。

帮她将额前的碎发撩到耳后,冰凉的手指摩挲着她的眉毛,鼻子……最后在粉唇处停了一下,在上面来回打圈。

在睡梦中,苏蜜蜜觉得有一条冰冰凉的狡猾的小蛇,不停地在她唇上乱动,不过……还挺舒服的。

她娇嗔一声,柔柔软软的,让抉琰逗弄的手指一抖。

“小妖精。”

男子轻笑一声,在苏蜜蜜耳边浮起,吓得她立刻从睡梦中坐了起来,一脸防备地背靠墙壁,双臂捂着胸口。

她看着侧躺着小和尚,给人一种贵气又懒散的样子。

“小老鼠,这人是谁啊?怎么觉得不是抉琰啊?”她着急跟着乾坤袋的886系统交流。

【宿主,男子黑化值满格,我觉得吧……宿主自求多福,我有事先走了,拜拜!】

我去!

就这么被卖了?

苏蜜蜜心里暗暗咬咬牙,怎么她睡了一觉,男主就变得不一样了?

麻麻咪啊,她害怕。

“嗯?小蜜儿在和谁说话呢?怎么不理哥哥?”

男子起身,将她圈在两手臂之间,苏蜜蜜紧张地心脏砰砰直跳。

变了性格的抉琰虽说魅惑又诱人,可是这危险十足。

苏蜜蜜怂巴巴地眨着眼睛:“没有不理阿琰哥哥,我就是想……你怎么突然出来了?”

她虽然怂,还是直白的问了出来,为何他会出来。

重新捋了一遍剧情,看来这男主可能是个变态双重人格吧。

“当然是……想小蜜儿的滋味儿啦~”

男子挑起她的下巴,在她唇上咬了一口,“不过,我家小蜜儿这么聪慧,哥哥该怎么奖励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