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好像看看点魂灯(1 / 1)

灵丝没入紫府。

林星辰听到神兽铜像的声音,赶紧照做,就是感觉最后一句话有点怪怪的,不像是一尊跟“神”字关联的存在,能说出的话。

不过他已经不在乎了。

假使被神兽看上,那么等待他的必然是平步青云,扶摇直上九万里!

原地飞升不是梦,吊打风磐老祖,碾压师尊,强娶小师妹……

心想着,他嘴角似有口水溢出。

“放空心神!”

铜像的声音愠怒。

林星辰被吓一跳,他赶紧赔笑,连连道歉。

过了几息。

“勉强合格。”

闻言,林星辰大喜过望。

接着,轮到陆峰了。

陆峰见林星辰合格了,不禁皱紧眉梢。

因为林星辰的资质不用谈,都会比他要高,林星辰尚且只是勉强合格,他若没合格,岂不是神缘就被林星辰独吞了?

不由得,他双眸移到秦布衣身上。

论资质,这位师弟应该能合格。

“师弟,一定要争取神缘,腾云山的未来就靠你了。”陆峰一脸交代后事的沉重,拍了拍秦布衣的肩膀。

秦布衣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第二缕灵丝飘来。

没入陆峰眉心。

几息后,铜像出声:“勉强合格吧。”

“我也是合格?”

听到这个消息,陆峰欣喜若狂,林星辰则是特别不爽。

二人的目光旋即一起看向第三人。

能引动天地异象的秦布衣,一个月内从元婴中期突破到化神期的秦布衣,他的资质远超太清宗那些自诩天才之士。

“师弟,你一定可以的!”

陆峰给他鼓气。

却听神兽铜像的声音悠悠传来:“人数够了,你们两人回去吧。”

铜像的说音缥缈,刚落地,一阵狂风猛然横扫,把秦布衣二人,以及小黑,推出一里外。

古塔大门开启。

“接受你们的神缘吧,两个凡人。”

霞光撒下,古塔神辉熠熠。

两人怀揣同样激动的心情,踏入塔内。

映入眼帘,竟然是一片新的天地。

广袤无垠一片黑暗。

头顶,有摄人心魄的兽吼。

身后,大门消失。

“神兽大人,下一步该怎么做?”

林星辰冲着黑暗处喊道。

忽然一道紫金交杂的流光遁现。

“神兽大人是你吗?”林星辰神色凝重,手中长枪握紧。

陆峰也是握着剑蓄势待发。

踏踏!

流光落地。

一头数十丈的华冠巨禽出现在他们眼前。

这可不就是紫翼金鸾?

那令人窒息的气势,在紫翼金鸾展开双翼时,展露无余。

当然,只是林星辰和陆峰这么认为。

紫翼金鸾那泛着火焰的兽眸落在林星辰身上,喙未动,声音震颤四方。

“羞辱主人,人族小子你够胆。”

话音未落,一束火焰已然把林星辰围住。后者不知所云,只是觳觫惶恐,瘫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

“神兽大人饶命啊!我不要神缘了,您饶了我吧!”

就在这时,八荒塔内有白光闪烁。

是秦布衣拎着小石头出现了。

小石头那银铃的笑声一阵阵传入他们两人的耳中,如果现在他还不明白是什么情况,那么就枉了这千余年的修为。

“主人,这家伙魂力挺强,点魂灯的话能灼烧最少三千年,依凭妖奴的本事,可以把时间再延长三千年,主人你看怎么处理他?”紫翼金鸾阴恻恻的笑道。

林星辰乃丹灵山首席弟子,其丹道水平虽说不上顶级,但也绝对属上乘。

因为修习丹道,所以他的魂力远超同阶修士。

被紫翼金鸾这么一吓唬,豆大的汗珠顺着他的额头不断落下。

“秦师弟…不,秦爷爷!您饶了我吧,我林星辰发誓,只要您饶了我,我可以今生今世尊您为主人……”

林星辰使劲磕头,额间血与汗水混杂在一起,血腥模糊。

秦布衣闻言面无表情。

倒是小石头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忽然歪过脑袋对秦布衣问道:“大叔,点魂灯是什么呀?”

一边问着,她的嘴里还嘟囔一声:“好想看看。”

这一下可把林星辰吓得不轻。

点魂灯是啥他能不清楚?那玩意儿光是听到别人谈起,就不由得色变神伤。

如果真让自己承受,那还不如现在自爆算了,总好过受折磨千年强。

“点魂灯少儿不宜,丫头,你看了会有阴影的。”小八的声音传来。

“我不是少儿,我是少女!”

“……”

短小的插曲过去。

秦布衣走到陆峰面前,一脸歉意道:“师兄,对不起了。”

陆峰听言,面色惨白,心神猛紧,暗暗腹诽:我对你那么好,你想杀我?

可随即,他的眼皮开始变得沉重。

困意与恐惧包裹全身,他和林星辰同时倒在地上,酣睡过去。

等他们醒来时,已经置身于外。

神鸟不见了,古塔不见了,有且只有秦布衣和小石头站在他们面前。

陆峰起身,神识在自身探查,没有异样,不禁诧异起来。

不等陆峰提问,秦布衣开口了。

“你们的体内都被打入了来自金鸾释放的火种,火种爆发足够将你们瞬间抹杀。”

他的声音虽然平淡如水,可却让两人紧绷神经,不敢质疑。

接着,秦布衣又看向陆峰,一脸和煦道:“师兄放心,我对你没有恶意,这火种对你无害,不仅无害,还能滋养你的丹田,对你往后修行大有裨益。”

“还是别喊师兄了……”

陆峰一脸苦涩,干笑一声。

“在太清宗,你本就是我师兄。”秦布衣微笑着,随后把目光转向林星辰。

林星辰此刻头都不敢抬,长枪也收回了储物戒指,回想起两次对秦布衣的羞辱,他就面色燥热。

原来自己在人家的眼里,一直只是个跳梁小丑。

突然,他的丹田一阵绞痛。

冷汗直冒。

难以忍受的疼痛让他不停在地上打滚,极其狼狈。

林星辰强撑着抬起脑袋,瞳孔倒缩。

那张仿佛恶魔一般的脸。

“饶…饶命…”

这痛感足足持续了一刻钟方才停下。

林星辰大口大口,贪婪的呼吸。

听得秦布衣的话徐徐入耳。

“自此,你成为我的狗。”

“替我去办一件事,调查清楚,三长老究竟有何预谋,为何屡屡寻上我。”

“放心,等我突破炼虚那天,我会给你一个解脱的机会。”

“在比武台上,打赢我即可。”